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白黑]天作之合(8)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明明写大纲时觉得没什么问题,等到写出来觉得写了那么多字并没有写什么事件→_→

反正快完结了【。

坐等抛砖引玉_(:зゝ∠)_


8.

在见到目标任务的身影之后,白马就和快斗伪装的女性疾步走到了那人跟前。

“哟,工藤君,好久不见。”

工藤新一看向来人,白马温润的笑容就进入了他的视线:“公安那边说来接我的人就是你们吗,白马?”

“显然是这样。”

“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位女士吗?”工藤将视线移向白马身边亲昵地挽着白马手臂的女士。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位女士身上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这位就是我之前和你提过的,我的哨兵。”在快斗卧底的两年中,白马因为任务和工藤见过几次面,因此有点交情,和他提到过自己的哨兵暂时不在他身边,但更多的就没有透露过了。

“您好,初次见面,我是工藤新一,这次的护送工作就麻烦你们了。”面对初次见面的女士,工藤还算是比较有风度的。然而就当他非常有风度地自我介绍之后,面前的“女士”就暴露除了更加违和的一面。

“她”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开口说话。

“好久没见啦,名侦探。”

熟悉的男声一下子就勾起了工藤几年前的回忆。那时候工藤还是因为被黑衣组织灌了药而变身的江户川柯南,就算身体变小他也要和罪犯斗智斗勇,他的其中一个对手……

“……确实好久不见,不过你怎么会在这里?”只愣住一瞬间工藤就及时调整了过来。他看着基德伪装的女士,心想怪不得总觉得哪里不对呢,原来是他啊。

看到工藤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快斗很坏形象地撇撇嘴:“名侦探你不吃惊吗?”

“难道你希望我叫警察来?”工藤反问。时隔几年再次见到基德,工藤不得不说自己感慨万千,当初基德消失时他还试图推理出基德消失的原因,最终也只能得出基德消失与当初被警方剿灭的那个神秘组织有关,但对怪盗基德本身他仍然没有一点头绪。考虑到就算和怪盗基德在现实中相遇对方大概也会躲着他走,工藤曾经以为怪盗基德会就此消失在他的人生里,没想到还能再见到怪盗基德。因此在再次见到怪盗基德的时候,工藤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报警,更何况基德旁边还有一个身在公安的白马。

“报警这种多余的事情还是不要做比较好哦?”见两人一言一语地交谈起来,白马不得已插了进来,“说来话长,我只能先简短地给你说明一下情况……基德当年自首之后被公安吸收了,现在是我的搭档。”

“哦……”工藤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看着面前这两人。当年他和这两人各有些来往,没想到现在他们居然走在了一起。想起当年白马探对怪盗基德的执着,工藤倒也觉得合情合理,不过在机场被退隐转而成为公安警察的怪盗基德和他的伴侣接机这种事情,工藤可是万万没想到。

等等,不对。工藤忽然想起降谷之前给他的短信:“‘王子’是白马我知道,‘公主’难道是……”话不用说全他就已经猜出了真相,费了不少力气才压下想笑的冲动。

“……求不提。”

“明明很相称不是吗。”白马在一旁愉悦地接话。

“对于隐藏身份倒是个非常好的选择呢。”工藤补刀。

三人一边聊天一边走向白马的车子。

“我之前看到几个人鬼鬼祟祟的,现在他们就跟在我们后面……”快斗压低了声音,“机场安保比较严,他们不敢在机场动手,一会儿上车之后我们这样……”快斗将自己的计划讲给工藤时,白马已经发动了车子向机场外换换开去。

“如何?”快斗笑眯眯地看着工藤,一脸阴谋得逞之后的得意,“车子的玻璃是特制的,外面看不到里面,时间紧迫,工藤你看我的这个方法可用吗?”

工藤从刚才听快斗说他的计划时脸就开始黑,现在已经黑的不能再黑。然而时间紧迫,似乎并不能给他时间让他再想出另一个摆脱追兵的方法。

“……好吧。”工藤最终还是勉强同意了。他很是怀疑基德是想玩他,毕竟基德曾经从许多人的追捕中逃走那么多次,护送自己从追兵的追捕中逃走难道很难吗?不过他一时半刻也没有第二个选择,只能勉强接受了。

“耶!”快斗莫名地欢呼了一声,掏出自己准备好的易容道具准备给工藤上妆,“那么名侦探不要动哦,我会尽快的嘿嘿嘿。”

“……听你的就是了,能不用女声和我说话吗?”

在驾驶席开车的白马几乎可以想象到额上爆出青筋的工藤的样子。想到快斗提出的那个计划,一丝愉悦的笑容流露在他的脸上。

对后续发展莫名的有点期待。

车子很快开到高速路上。快斗的易容速度非常迅速,很快就完成了工藤的变装,之后工藤就一脸无语地看着昔日的怪盗基德在他面前表演一键换装。

“好啦!”快斗宣布大功告成之时,工藤突然想起了什么。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基德……?”怎么说也是老熟人,连名字都不知道也太说不过去了吧,而且……工藤很好奇基德的真容是什么样子。

“啊刚才忘了自我介绍。”原本活泼的声线瞬间切换成了怪盗基德充满磁性的优雅声线,一双清澈的蓝色眼睛看向工藤,“黑羽快斗,请多指教。”

“黑羽……快斗啊……”工藤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似乎想到了什么,“那么黑羽盗一……”

“是我老爸。”快斗又恢复了自己平常的样子。

工藤再想在说什么,白马一句话打断了他。

“他们开始行动了。”

 

德川觉得这两天真是倒霉透了。他所在的组织被卷入了一起非常严重的案子(事实上就是他们自己干的),本以为随便遮掩一下就能糊弄过去,没想到法院那边找到了非常可信的证人,要在庭上定他们的罪。老大情急之下把他派出来,要他阻止证人出庭。

“只要让他不能按时出庭就行了,证人既不是哨兵也不是向导,就是个普通人,其他多余的事情不要做,以免落下新的把柄。”

于是德川就带着自己的小弟们出动了。他查到了证人工藤新一的航班号,早早地就在机场里等着,很容易就发现了目标。考虑到机场安保严格,德川打算出了机场再动手——他已经想好了,只要把工藤新一劫走,让他错过出庭再把他放出去就行了,工藤也只是一个人而已,执行起来应该会比较容易。德川正打着如意算盘,突然就看到一男一女朝着工藤走了过去,然后愉快地交谈了起来,几句话之后工藤就跟着他们两个走了。

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熟人……德川这样猜测着,做手势让几个手下跟在那三人后面,自己则和其他的手下去停车场开车,很快就锁定了那三个人的车子。

“跟上去,等上了高速之后找机会拿下。”这个时间高速上的车应该不多,他们几辆车夹击肯定能把工藤新一抢过来。

做好决定地德川就坐在车子上,等待着上去抢人的机会。机会很快就来了,工藤坐的那辆车子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就像是没发现后面的人一样。德川判断时机到了,就下命让手下们开始执行计划。

计划非常顺利,工藤坐的那辆车很快就被几辆车有预谋地围在了中间,不得不停下。德川一声令下,他的手下们就从车子里出来,掏出枪来指着车里的人。在枪口之下,车里的人很快屈服,自己打开了车门。德川一把就把工藤拖了出来,也不再管另外那一男一女,立刻就带着手下们跑了。

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工藤一点都不害怕呢?

虽然早就确定不会损害他的人身安全,不过对方一点不害怕不是很奇怪吗?

“乖乖地呆在这,敢跑就毙了你!”强行用凶恶的语气对着工藤吼出来,德川就心塞塞地出了房间,啪的甩上了大门。

听到门外落锁的声音,工藤挣扎着站起了身。他的双手被一副手铐拷在了背后,对方不放心又拿了条绳子把他上身捆上,然而此时的行动却一点都没有受到阻碍——即使他的眼睛上蒙了一条遮挡视野的黑布——与刚才有人在时的笨拙截然不同。他被囚禁在一个像是地下室一样的房间里,没有窗子,只有一扇铁栅栏门和一个锁死的通风口,屋顶上吊着一盏不怎么亮的灯,而屋子里除了他自己之外什么都没有。

略微感受了一下气流的方向,一抹浅笑爬上了他的嘴角。的确,对方把他抢过来的计划执行得非常好,但是他们有一个很大的失误。他们把人抓过来,为了不让他联系外界收走了他的手机,为了不让他看出被囚禁的地方,他自从被抓过来一直都被遮着眼睛。

但这还远远不够。对他来说,手边有一根铁丝就能解决很多棘手的问题了,比如现在,虽然他是被五花大绑的状态,但他两边的袖口各藏了一根以防万一的铁丝。铁丝只是普通的铁丝,但在他手中,就变成了能打开各种锁的利器。

……嘛,现在他并没有逃跑的心情就是了。在看好了周围的环境之后,他随便找了个墙角靠墙坐下闭目养神。

 

“队长,工藤新一的样子很奇怪啊!”从牢房路过的某小弟无意中瞥了工藤新一一眼,回来就向德川汇报,“他怎么一点都不害怕啊!”既不害怕也不紧张,从他身上看不出丝毫对自己不能出庭作证的不安,反而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像是在的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

“不必在意,等到开庭结束直接把他放出去就行了。”德川有些心烦意乱。工藤的样子确实古怪,不过他也不想多生是非,只等时间到了之后把工藤放出去自己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想到这里德川就有些气闷,闷头喝了口酒。

开庭距离现在还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只要等就好了吧……

时间过得很快,而莫名心烦的德川过不了多久就要抬手看表,就在即将开庭、德川刚刚想着终于要结束了的时候,门口传来一声惨叫。

“怎么了?!”德川立时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在下一刻他的手机就震动了一下,他只一眼就看清了短信的内容。

“工藤新一出庭了?!”

尽管对现状十分恼火,德川也无暇分身去看工藤新一,只好吩咐了身边的手下去看工藤那边的状况,自己则往门口赶。不管被他们抓住的人是不是工藤新一,他此时已经站在法庭上作证已成事实,但对德川来说,更需要他解决的是门口的状况。

别墅的门打开着,守门的那两人都翻着白眼倒在地上。外面的日光正强,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背对着阳光,双手插着口袋笔直地站在门口。由于逆光德川看不清那人的表情,但能感觉到那人浑身散发着一种强大的气场。

德川想不出自己的手下是怎么被干掉的,而此刻的他连举枪和那个男人对峙的念头都没有,只想快点从这个恐怖的男人面前逃开,而他也确实这样做了——在看到那个男人的瞬间,德川就当机立断地扭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吩咐本来要来支援他的手下和他一起回撤。

站在门口的男人默默地看着果断落跑的德川,无奈地叹了口气。

“只是稍微用了一下精神力攻击而已……至于这么害怕吗?”语气平和得根本不像是刚刚才放倒了两个人的样子。

不,只是他们太傻了而已,我自己逃跑完全没问题。

一个声音出现在男人的脑海。他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从容地笑了笑,同样用意识回应那个出现在脑海中的声音:我来了,你没事吧?想我了吗?

才刚分开一会儿而已,要不要这么肉麻。我觉得这群人都不怎么聪明,快来。

确认了恋人的安慰,男人微微颔首,熟练地铺开了他的精神力,很快整个别墅的情况都已经在他精神力的感知之下。

“找到你了。”

语调上扬的尾音出卖了他的心情。在确定了自己的目标之后,男人抬脚向着别墅里面走去。


TBC.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