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白黑]天作之合(7)

估计了一下长度应该是要奔向完结了www

某人要下章才出场


7.

第二天黑羽快斗和白马探起了个大早。昨天两人完全忘了节制为何物,不得不把正事留到今天来提。

在他们穿戴整齐说正事之前又发生了一个小插曲。白马起得早,等他洗漱完毕出来时正好看到快斗迷迷糊糊地裸着上身做起来,用迷茫的眼神看着自己,白马差点把持不住,凭借着神一般的自制力才压下了自己想要扑上去的欲望,然而当快斗清醒过来之后,却指着白马的下半身哈哈大笑。

原因无它,一个小帐篷支在那里实在是太明显了。快斗笑得停不下来,白马只能扶额,等他自己停下。等快斗终于冷静下来之后,白马才无奈地把快斗的衣服递过去:“我先出去一下,免得一会儿又把持不住。”尽管早就确认了恋人的关系,两年没有见过快斗的白马对这样的快斗完全没有抵抗力,根本不敢看快斗穿衣服,递完衣服就匆忙地出去了。

见白马逃跑似的出了房间,快斗又忍不住笑了一会儿才穿戴整齐出来。白马已经恢复了平时的从容,给他端上了刚刚做好的三明治。两人在餐厅的桌子两边坐下,用完早饭,白马先开口了。

“其实在你回来之前,降谷课长找我谈过咱们两个之后的事情。”

“嗯。”快斗点点头表示他在听,让白马接着说。

“之前我们一起训练的一年,再加上你在风领卧底的两年,从你正式成为公安的一员到现在刚好三年。当年你答应给公安办事五年,事实上你的主要任务已经完成了,今后可能不会再交给你这么重大的任务。”言下之意就是之后快斗大概只需要做一些不那么耗费时间的工作,熬过后面的两年就完全自由了——虽然白马是他名义上的监督人,但他们两个都很清楚,白马在他身边,他就是自由的。

“很好啊。”这样的工作安排估计今后自己也不会和白马聚少离多了。在之前卧底的两年中,快斗没有一次见到白马的脸,两人唯一的交流机会就是在约定好交换情报的酒吧,隔着挡板用精神传递情报,最多再传过去一两句自己的话,虽然每到特定的日子就能交流,但却是一面都不敢见的。这样的工作安排,也是考虑到他们是已经结合的哨兵和向导,使用这种方法传递情报最安全也最合适。在快斗卧底回来之后,降谷特地给他们两个批了一个月的假,给他们时间好好亲热,也留出时间来兑现快斗去卧底前公安九课答应过的事情。

等黑羽快斗成功卧底回来后,公安九课将为白马探和黑羽快斗举行婚礼。虽然早在参加训练之前两人就已经结合,但正式的仪式因为各种原因还没有举办过,当时两人还在刚刚结合后的磨合过程中,仪式也就搁置了。在长达一年的训练中,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由于时间紧张快斗不得不立即开始了卧底生涯,但他在临走前明确地提出了要求:等他卧底回来之后,组织要给他和白马探举行婚礼,正式宣布两人已经在一起了,降谷自然答应。

在正式成为公安警察的一员之后,快斗被编入了公安九课不公开姓名的那份秘密名单。公安九课一共有两份名单,一份是公开的,包括课长和一些在明面上处理事务的人员,白马作为降谷的得力下属也在这份名单上面;另一份不公开,以在暗处工作的特工为主,为了防止泄露信息,被编入这一份名单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代号,只有课长降谷和这些公安警察的家属知道每个代号下的人的真实姓名,平级同事之间只以代号相称,有利于信息保密。降谷零之前也属于非公开名单上的一员,后来立了大功被升为九课课长,名字才转移到了公开的那份名单上。白马探更特别,他是在两份名单上都登过记的,这让人根本不知道他偶尔也会做非公开名单上那些秘密特工做的工作。每当提及此事,降谷都要笑着损白马狡猾。

“再过不久我们就要结婚了,快斗高兴吗?”想到离他们最近的事,白马也不掩藏心中的喜悦,“我可是早就期待着‘公主殿下’披上婚纱的那一天呢。”

一提到“公主”两个字,快斗摆出一张不爽的脸:“啊好烦啦,所以说当初为什么给我的代号叫公主啊!我又不是妹子。”抱怨归抱怨,快斗早就习惯了,而且这个代号实在太有迷惑性,就算告诉别人有个代号公主的特工潜入了你们组织,他们也不会猜到“公主”就是面前这个童叟无欺的男人吧。

“没办法,为了和我这个白马‘王子’配对嘛,反正很相配对不对?”

快斗无语,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才想起来之前那个有着手环功能的耳钉已经被他卸下来了。

“这次为了隐藏哨兵身份还打了耳洞,像个基佬似的……唔我为了任务牺牲这么大,课长他们可得好好补偿我才行。”

“说的就好像你不是个基佬一样。”白马随口打趣他,立刻就被快斗回击:“难道你不是基佬?”

白马一摊手:“我没说不是,不过还是先听我说正事?”

“……你说。”

“在你回来之前降谷课长找我谈过,说想让你在结婚之后就以黑羽快斗的身份作为魔术师出道。”

“诶?!”听到这里快斗吃了一惊,睁大眼睛看他,“他们愿意放我去做魔术师了?”虽然快斗早就惦记着完成了和公安的约定之后就继续朝着魔术师的方向努力,没想到公安这边居然主动提出来让他在五年约定的期限之内就出道。

“当然是有条件的。”白马淡定地看他一眼,“在你以黑羽快斗的身份进入社会之后,可用的地方会更多,所以上头提的条件就是在你答应这个条件之后让你成为‘自由公安’,这一次的时限是从现在开始的三年。”

自由公安也属于公安九课,但与其他公安警察不同,他们都有一个在社会上具有一定的影响力的身份,并有自己的事业,只有在九课需要的时候才会出手协助。由于他们都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为某些问题的解决也能提供很大的便利。

“他们就这么相信我出道之后能产生巨大的影响力?”

“目前看来,似乎也没有一个魔术师比怪盗基德风头更大。”白马说,“在这个领域我们暂时还缺少自己人,所以就决定现在开始培养你了。”

“自由公安啊……”快斗重复着这个词。自由公安的意义他是知道的,只不过没想到公安委员会会自己提出让他转为自由公安。他曾想着为公安服务到足够的年限之后一心一意地做魔术师,不过现在想想……这样好像也不错?

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回到魔术师的舞台上。只一个眼神的交流白马就明白了快斗的意思:“那一会儿我们去回复他们?”

快斗点点头:“怎么想都是我们赚了。”不管做不做自由公安,他转行后也不会对公安需要帮助的事情袖手旁观,毕竟他的家属还在公安上班呢。这么一想,快斗好像发现了什么:“这是降谷课长提的?”

白马点点头:“对。”降谷课长对他们两个可以说是非常照顾了。

“那可得好好谢谢课长才行。”降谷的这一提议,把黑羽快斗重回社会的时间提前了两年。

“正该如此,一会儿我们就去给他们回复……”

话音未落,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打乱了早上的和谐。白马神色一变接起电话,和对面说了什么才挂断。降谷零有一个专门用来布置任务的手机,白马和快斗都把那段急促的铃声设为这个号码的专用铃声,以免没接到任务。

“有任务?”

“嗯,收拾收拾,带上你的那些道具,我们去接个人。”

到了路上白马才和快斗说了临时任务的具体内容。有一个重要证人一会儿从美国坐飞机回来,下飞机不久之后就要出庭作证,他们的任务是保护那位重要证人。

“因为这次的案子比较重要,而上头担心被告一方会对那个证人不利……”虽说对方最多只会让那位证人不能出庭而已,但这位证人如果不能出席,最终的审判结果也会受到很大影响,“虽然咱们还在休假中……不过其他人都在工作离不开,只能先让咱们俩顶上。”

“懂了。”快斗对休假被打扰倒没什么怨言,毕竟任务优先。之前训练时快斗也受过相关的培训,知道应该怎样利用自己的优势来进行保护类的任务,“那位被保护人的大概体型课长告诉你了吗?”

“在我手机上。”白马专心开着车,快斗就自己从白马身边的凹槽里拿过他的手机,熟练地输入0621解锁,一眼就看到了降谷刚刚发来的短信,浏览了一遍之后就露出一个胸有成竹的笑容来。虽然两年没怎么碰易容这项手艺,快斗也没有因此生疏。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看我的吧。”

 

一辆黑色轿车驶入了机场停车场。白马从驾驶席下车,绕到后面打开了车门,伸手从车中接出一位女士。这位女士看起来二十五六岁,戴着墨镜,化了个略显张扬的妆,头上戴一顶大沿草帽,身上穿着酒红色连衣裙,踩着一双黑色高跟鞋。她很自然地把手搭上白马的,仪态万千地从车上走下。

“走吧,我的‘王子’殿下?”鲜红的唇上下开合,吐出极尽妩媚的话语。白马只是用了点力气握住她的手,没有多说什么,另一只手结果她递上来的包,带着她就向前走去。

两人并肩而行,路人还能看到这位女士时而对白马做出的亲昵举动。女子揽着白马,很是亲密的样子,偶尔也会小声地说些什么,别人只当是情侣之间私密的低语。

当然真相就和路人猜测的所差甚远了。

“怎么样,我这身装扮性感吧?”那位女士自然就是变了装的快斗,此时正贴近了白马和他咬耳朵。

“你之前不是喜欢萌萌的风格么?”白马目不斜视地小声回答。

“各种风格我一视同仁啦……!”以完全与装扮不符的口气说着,快斗紧了紧揽着白马的手臂,“对了,这次任务目标的照片和名字传过来了没?”由于是紧急任务,任务所需的信息只能等降谷一点一点传过来。

“我现在只收到了我们需要防备的那伙人的消息,一会儿注意观察周围。”

“知道。”快斗摆出开心的样子,语气却略显嫌弃,“我可是很有经验的,哪些人不对我能看出来。”

“真可靠啊。”

“不用你夸。”快斗的声音低下来,有些抱怨的意味在里面,“上头也真是的,都不给咱们几天时间休息嘛。”

“本来是让咱们休息的……这不是任务紧急么。”白马对此也很无奈。自从他和快斗结合之后,有一整年都在进行特训,特训结束之后快斗就直接被派去卧底,两人都没有时间好好地联络感情——虽然他们俩的感情本身就好得闪瞎人眼就是了。

当两人走到接机处时,航班还尚未抵达,两人便在附近的休息区坐了下来,观察周围的情况,没多久就锁定了需要防备的目标。

正在这时,白马的手机震动了一下。白马点开新的短信,扫了一眼就愣在那里,虽然只是愣住一瞬间,还是被快斗察觉到了。

“怎么,目标的信息发过来了?”快斗凑上去,也是扫了一眼就停下了动作。

快斗怎么也想不到,他们要保护的目标居然会是这个人。

“那么,这一次我们就……这样。”

“谨遵公主大人之命。”

“别再提这个代号啦!”


TBC.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