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DC/MK】名UP主怪盗基德掉马始末(3)

3/4组UP主设定,没大纲,不知道会写多少,万一坑了……嗯【。

这一次参考的游戏……后面再提吧w

以及由于三次元要开始忙了,这个大概会坑一阵子……更新情况不好说,因为要优先填向哨那篇_(:зゝ∠)_


5.

“做事要有始有终啊工藤。”这是幸灾乐祸的服部。

“半途而废可不好哦工藤君。”这是想着帮快斗一把的白马。

“我……不玩……耽美向……”这是弱弱地挣扎的快斗。

当然最后工藤还是放弃了接着往下面玩,而是去网上找了杀人案之前的存档——这游戏实在是太难以言喻了,工藤表示自己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只好去找存档。就因为这个他还被其他三人吐槽推理狂。

黑羽也就算了服部白马你们也是推理狂还好意思说我?

“我觉得怪盗基德应该玩玩这个游戏。”内心崩溃的工藤还不忘把那个讽刺他是评论家的人拉下水。

“不过怪盗基德只玩动作冒险类游戏吧?”服部对怪盗基德没有太多关注,也仅仅因为工藤的关系对怪盗基德有一些了解而已。

“根据我收集的资料来看正是如此,所以怪盗基德应该不会玩这种游戏吧,不过如果有机会真的很期待他玩这个游戏会有什么反应呢。”白马成为UP主其实也和怪盗基德有很大关系——他当初当初对怪盗基德的关注超乎常人,于是后来也走上了UP主的道路。

“怪盗基德才不会玩这种游戏啦……”突然想起来自己马甲的快斗小心翼翼起来。

工藤斜眼瞥了这三个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家伙,默默地再次点开游戏读取存档,心里还抱着一丝庆幸——应该会有需要推理的地方的吧?

载入存档之后,四人的注意力马上就被游戏里的剧情吸引了。此时的男主角已经和美咲学长成为了一对心心相印的恋人,然而有一天在水族馆里寻找美咲学长的时候……

“来了!”看到事件即将发生的征兆,服部不由得也有点好奇,这个游戏里的案件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工藤更是集中精神盯着屏幕,准备迎接接下来的事件。

白马本来也和工藤服部差不多的状态,然而他在无意间瞥了快斗一眼之后隐约觉得哪里怪怪的——黑羽君虽然没有在捂脸,却感觉他正在捂脸似的——总之表情十分古怪,难道是因为黑羽君知道接下来游戏的发展走向吗……?白马若有所思。

快斗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抑制住自己捂脸逃跑的冲动。

在四人几种不同的反应中,答案很快就揭晓了。

男主角在更衣室找到了美咲前辈和几个跟美咲前辈一组的工作人员,然而不妙的是美咲学长好像和那几个人产生了争执。

【樱饼最好吃了!】

【胡说!草饼才是最棒的!】

于是男主角就看着双方就这种完全没有营养的话题厮打了起来……

“估计这次争执会成为杀人案的导火索吧?”服部分析了一下,看向工藤。工藤扭头对上他的眼神,无声地答复了他,紧接着就又转过头去看事情的发展。

【樱饼!】

【草饼!】

美咲学长突然露出一个狰狞的表情。

【去死吧!】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瞬息之间美咲学长就抓着面前的同事高高地抬起了自己的头——

【咔。】

音响里传来液体溅落的声音,屏幕也变得一片血红,而屏幕外的四个人……都迷之沉默了。

这种案件,完全,不用,推理,啊。

虽然整个人都是恍惚的状态,工藤还是比另外三人多想了些东西:原来一开始那个可怕的下巴是在为案件做铺垫吗!

当美咲学长用自己尖长的下巴戳死了同事的那张游戏CG出现之后,工藤再点击鼠标的动作就已经无限趋近机械化了,而他身后的三个人也都恍惚了,也就只有白马和黑羽稍微好一点,一个早有预感,一个早有准备,至于服部……

呆楞了一刻之后捶桌大笑的那个就是他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工藤哈哈哈哈哈哈这游戏真不赖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下巴都能杀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一边笑一边还要抬眼看工藤,看完继续笑,笑得整个房间都充斥着关西腔的元气男声,许久才消停下来,而这时工藤已经把游戏关上了,一脸杀气地看着他。

服部:……我闭嘴还不行吗!(不过还是好想笑哈哈哈哈哈!)

“时间也不早了,那位要给咱们录像的小姐是不是也快来了?”白马见势不妙立即十分自然地上前解围。

“对了还有咱们午饭怎么办?”努力忘掉刚刚发生的事情的快斗突然又想到了另一个需要关注的问题,不知道午饭吃什么啊……

“灰原一会儿给我们打包午饭过来。”只在短短时间内工藤就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应该是披萨之类的快餐。”

话音未落四人就听到了门铃的声音,对视一眼之后一齐向着门外走去。快斗和工藤落在后面,两人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各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回退了几步——快斗把《水族馆handsome》的游戏光盘胡乱塞进了背包,工藤则是展现了超乎寻常的手速删掉了游戏。

——绝对、绝对不能让那位不认识的小姐/灰原看到这个游戏,否则绝对会被嘲笑的。

 

6.

在看到来给他们录像的小小姐之后快斗在心里对自己说,把《水族馆handsome》的游戏光盘收起来是正确的行动,否则被那位自带嘲讽气质的小小姐盯上自己绝对扛不过三秒。

“灰原哀。请多指教。”在看到快斗他们几个之后名为灰原的少女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下,就把准备好的披萨放到桌子上。感受到了灰原强大的气场,白马服部快斗打算吃饭时看看能不能和她套套近乎。

“还不知道灰原小姐给我们选的是个什么类型的游戏?”白马就算是徒手吃披萨动作也显得非常优雅,而且绝不在咀嚼的时候开口说话。

白马的相貌和举止似乎给灰原留下了不错的印象:“考虑到工藤君的操作水平,”说着嫌弃地瞥了工藤一眼,“动作冒险类就算了,免得到时候卡关,稳妥起见我选了一个解密探索类的RPG游戏,有一点恐怖元素在里面,网上评价说操作难度适中。虽然黑羽君平时主要实况文字类游戏,应该也差不多能应付这种程度的RPG游戏吧。”回答白马问题的同时还黑了一把工藤的操作水平,然而根据实际情况来看在这四个UP主之中,操作水平最低的确实是工藤,工藤还自以为有黑羽垫底而感到很庆幸呢。

不过在灰原小姐看来,大概会觉得工藤比黑羽还手残吧,事实上她也真相了。

“唔这样吗……”快斗咽下一口食物,“总觉得有点小忐忑呢。”一会儿绝对不能露馅,否则以工藤对怪盗基德的怨念……快斗不着痕迹地抖了一下,暗中想着一会儿要怎么隐藏自己的操作水平。

“哈哈哈哈哈黑羽你绝对不用担心操作,反正有工藤给你垫底……唔!”服部情不自禁地跟着灰原黑工藤,一下子就被工藤在嘴里塞了角披萨。

“好好吃你的饭。”看工藤脸色不善,服部只好乖乖地拿着披萨吃起来。作为一个UP主,工藤的游戏实况以侧重推理而闻名,但在人民群众眼中,他还有另外两个个喜闻乐见的突出特点。

其中一个就是工藤的操作,真的很渣,作为一个UP主工藤的操作实在是渣到令人发指,另一个就是工藤在被吓到或者进行激烈地追逐战时,会发出让人听了根本把持不住的娇喘。工藤属于理智派,对鬼怪之类的东西不会感到害怕,只有在突然被震一下的时候不为人知地抖一下(观众看不见),但在被什么东西追着的时候,工藤就会因为内心产生的紧迫感情不自禁地加重喘息的声音,一边操作主角到处跑一边浑然不觉地“娇喘”(by操蛋的观众们),再加上工藤的操作特别渣,追逐战总要打好多遍才能凭借着他的努力通过,极大地满足了想听他娇喘的观众,因此工藤还获得了一个“娇喘男神”的称号——虽然他一点都不会因为这个感到高兴。

工藤知道自己在紧张时喘息的声音会显得非常色气,他也试过控制但根本控制不住,因此工藤之后解说的游戏都很少有追逐战等非常需要操作的环节。尽管如此,他的粉丝还是非常狂热,人气也没有下降,可以说是很令人叹服。工藤对自己的操作水平也非常无奈,甚至下过很大功夫联系手速,效果却很不理想,最终只好放弃。每次想到怪盗基德高超的操作,工藤都不爽得咬牙切齿的。

“我想黑羽君是不用担心操作的。”白马插话说,“毕竟你主攻文字类游戏,一会儿万一卡关可以找服部帮忙。”在他们几人中,服部的操作是公认最好的,虽然和怪盗基德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也是非常不错的了。

接着旁边就淡淡地飘过来灰原的一句“工藤君可不能这样哦”,就默认了快斗可以求助服部。工藤无奈地扶额,暗下决心一会儿一定要好好表现,免得以后总是被吐槽操作差,其实自己操作也不差嘛……

然而他自己这么想着,竟然感到了心虚。工藤觉得心好累。

在一片祥和(?)中吃完了午饭,几人稍微歇了一会儿,灰原和工藤又调试了一下设备,确定无误之后终于开始了他们的直播。

开场是灰原。

“各位观众好,现在开始直播平成的福尔摩斯、大阪烧与剑、白骑士和红色鲱鱼的四合一实况,我是录制人雪莉。”雪莉是灰原在N站使用的ID。灰原的声音略显清冷,她才一开口屏幕上就刷过“女神嫁我”“好御姐”“求抽打”等弹幕。只有灰原能从另一个屏幕看到弹幕,其他四人是看不到的。

 “首先请他们四位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大家好,我是平成的福尔摩斯。”在工藤开口时屏幕上不出所料地刷出了许多叫男神的弹幕。工藤自动忽略了娇喘两个字。

“哟好久不见!我是大阪烧与剑!”热情四射的声音来自服部。

“各位午安,我是白骑士。”温文尔雅的声音就是白马的了。

“各位好,我是红色鲱鱼,今天也请多指教啦!”快斗的声音就显得活泼一些。四人各自打了招呼之后,就由灰原来介绍今天的直播内容。

“今天直播的对象是一款名为《糖果屋》的游戏,由4位UP分别实况解说不同的阶段。”游戏顺序是由灰原决定的,“那么首先请红色鲱鱼先来实况《糖果屋》的第一部分。”

快斗有点紧张地坐到了电脑前,尽量用正常的语气和观众们打了招呼,然后点开了游戏。

上天保佑,千万不要露馅。


TBC.



评论(13)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