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白黑]天作之合(6)

我再也不想写长篇了……_(:зゝ∠)_

本来某人应该下一章出场的,硬是被我拖到下下章……


6.

“那么黑羽君就回家等着吧,我们指定的人会在明天去拜访你。”

快斗看看刚刚被戴在手上的特制手环:“你们真的这么确信,有了这个手环我就逃不掉?”用终身伴侣的位置交换了自己梦想实现的可能性,快斗心中还是有一些不快,此时的语气也就不那么美好。

“与其说是相信这个特制的手环,不如说是信任黑羽君吧。”降谷零收好文件,笑着看他,“我相信黑羽君就算是为了自己想要追求的东西……也不会逃跑的。”如果黑羽快斗在这个时候逃跑,那就必然违背他的初衷,因此就算他现在口气不太好,降谷对他也很是放心。

虽然了结了一桩心事,快斗看起来却并不是很开心。降谷看他脸色,开解道:“事已至此,就多往好的地方想吧,毕竟出自公安的向导可比一般向导要优秀得多,没有感情基础培养就是了。”

“嗯……”快斗不置可否地随便点了点头,大有送客之意。降谷也不好再说什么,只留下一句下次再见就走了。降谷出去之后,就有看守快斗的警察过来告诉他可以回家了。

尽管快斗能体会到降谷对他的善意,刚刚的谈判到底耗费了他不少的精神,最后双方达成了一个比较满意的结果。想起刚才的谈判,快斗一阵恍惚。

不管怎么样,该确定的事情都已经确定下来了,现在……就回家好好睡一觉再想这些事吧。快斗这样想着,信步跟在警察身后走出了警局,出门就打了一辆车回家,进门之后倒头就睡。虽然这几天在警局里表现得很平静,但他的精神一直都没怎么放松过,现在回到了熟悉的家,刻意压抑的疲倦一下子涌了上来,没过多久快斗就进入了梦乡。

大约是这几天思虑较重,想的东西太多,快斗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被公安指派来名为帮助实为监督他的向导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包容了他的一切。他的向导比任何一个人都要了解他,在完成了和公安的约定之后,他终于实现了他的梦想,成为了一名魔术师,当他向自己的身边看去,会迎上来自自己向导的、满是爱意的目光。

最后的结局……大概就是他们一起获得了幸福吧。

不过为什么啊……睡梦中的快斗撇撇嘴,我的向导这么好,为什么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呢!不论他怎么看,向导的脸都是模糊的,快斗并不觉得可怕,但就是看不清向导的样子。就在他拉着向导的手使劲往前面凑的时候,他醒了。

快斗睁眼就看到从窗帘缝透过来的阳光,一看表发现已经是白天了,自己居然睡了这么久。他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有必要好好收拾一下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快斗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又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屋子。虽然还不知道要来的向导是什么人,不过快斗多少能猜到今天他们要做的事情,所以还是把屋子收拾干净了。

看着干净整洁的房间,快斗不知怎么就想起了那天发生过的事情。就是在这个房间里,他经历了他人生中第一次的精神结合,和一个喜欢他的向导。

白马探……

这个名字突然就闯入了他的脑海。快斗一直都没有忘记白马探,更准确的说在那件事之后反而对他更关注了(虽然关注的主要目的是防止白马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在一切都结束了的现在快斗回想起白马的告白,再连锁反应般地想到那次突然的精神结合,竟莫名地有点脸红。

其实白马真的很好,对于两人之间发生过的事情快斗其实并不排斥。如果自己不是怪盗基德……说不定他会答应白马和他试一试。随即快斗自嘲地笑了笑,如果自己不是怪盗基德,白马还会喜欢上自己吗?

门铃的声音打断了快斗的思绪。听到声音之后快斗神色一变,知道该去面对的终究逃不过,只稍微纠结了一下就跑去开门。

既然已经签下了那份协议,就是已经应许了公安给他安排的未来,以“终身伴侣由公安一方指定”换来今后“成为魔术师的自由之身”已经是不错的结果。虽然在谈判时表现得颇有把握,快斗也担心本来公正的审判会被公安委员会干涉,因此他最后还是答应了公安一方提出的条件,接受公安派来的向导对自己的监视。就像降谷零说的,往好处想公安那边派来的向导一定是非常优秀的人,相处久了之后大概也能互相理解吧,如果无论如何也谈不来他也只能自认倒霉。

不过现在因为这种理由而不能给出让白马满意的答复,快斗感到很抱歉——歉意甚至比当初担心自己会死在和神秘组织的对决中时更多些。

至少自己明确地拒绝过他。

只是希望白马这一次能真正的放弃他,这样多少能减轻自己的歉疚吧。

这样想着的快斗,迅速地调整了心情,带着对即将见到的向导的好奇打开了房门。在打开房门的瞬间,快斗仿佛回到了自己刚刚觉醒后转天的那个下午。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人。

快斗一下子愣在那里:“……你怎么来了?”他还以为是公安给他安排的向导来了,没想到出现在院子外的却是微笑着的白马探。

“我为什么就不能来呢?”白马看着他,眼中满是笑意,让快斗一瞬间有一种白马已经成功把到他的错觉,“还是说,你在等别的什么人?”

“我记得上次已经和你说得很清楚了——”隔着房门到院门的距离,快斗还要解释,就看到白马不慌不忙地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来:“黑羽君,我建议你先看看这个,再决定接下来要怎么做。”

被打断的快斗收了声,目光从白马的脸上转移到了他的手上,凭借着极佳的视力,只一秒就因为白马手上的东西叫了出来:“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不但我有,你也很快就会有了,不考虑先给我开门吗?”白马仍是笑着看他,而已经明白了什么的快斗再看他的笑容,只觉得胸中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已经填满了他的心,让他无法挣脱——事实上他也根本舍不得逃离这温暖。

是的,白马探实现了他的诺言。他没有放弃,他一直都不曾放弃他。

快斗曾经短暂地因为某个未知却要和他绑定一辈子的向导而忧虑,现在他只想感谢自己的好运。尽管现在他还不能说他对白马已经怀有了恋人之间的感情,但他清楚地知道白马对他的执念,只要两个人一起加油,大概已经没有什么能阻碍他们了。

即将和黑羽快斗绑定一辈子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白马探。

一瞬之间快斗已经意识到能得到今天的结果,白马必然是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他压下心中的震动,看向白马探的眼睛。

那是一双清澈、饱含坦诚的眼睛。那双漂亮的眼睛也看着快斗,似乎在无声地诉说什么。

目光相接时,快斗浑身一震。

扑克脸已经不需要了。

他这样想着,任由自己随心所欲地在脸上流露出笑意,向前迈出了步子。

就这样靠近他。

近一点、再近一点。

快斗加快了脚步,最后几乎是跑到了院门前。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抱住那个人,那个不曾放弃他的人。

白马为了自己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自己是不是也应该给予他相应的回报呢?

在与白马相拥的那一刻,快斗想。

不如……就从快点喜欢上他开始吧?

 

快斗在一片安静中睁开了眼睛。刚刚精神和肉体的双重结合使他现在的心情非常好,只是有些疲惫,快斗知道自己在结合之后就睡着了。他的精神体小白正和白马的华生闹得欢——白马的精神体是一只名叫华生的鹰——看他醒了就用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只看了小白一眼,快斗就侧过头去看向坐在他身边同样只盖了条毯子的白马,用略有些沙哑的声音问他:“我睡了多久?”都怪探,刚刚这么……嗯,害得他嗓子都喊哑了。

“没有很久,只睡了17分钟26秒。”白马看看手表,笑道,“没关系的,累了就多睡一会儿吧,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长着呢。”

快斗闻言莫名地红了脸:“不睡了,这要是说出去……哨兵体力还不如向导,丢死人了。”

白马摸摸他的头:“两年没见面了,快斗这一次就原谅我吧?”

“哼。”快斗一撇嘴,想到白马也和他一样憋了两年,虽说是有情可原……不过刚刚也太猛了好吗!腰都快断了!

“对了。”快斗突然想起刚刚的梦境,“我刚才做梦了。”

“哦?快斗梦见了什么,和我有关系吗?”

“怎么可能没有。”快斗揉了揉眼睛,仔细地盯着白马,白马见他看着自己,也就任由他看。半晌,快斗才开口:“太奇怪了,为什么感觉你都没变老呢……”

总感觉和刚刚在一起的时候相比,白马探的脸没怎么变,就算是两年没有见过面也感觉不出什么明显的变化。

“你不也是吗。”白马想了想,“你是梦到了三年前的事?”在快斗给白马开门之后两人就紧紧拥抱在了一起。回想起当时的场景,白马不禁笑出了声:“快斗你那个时候脸红得真可爱……”

“喂!”快斗轻轻地在他胳膊上捶了他一下,“我当时太激动了嘛,不要总回忆我那么丢脸的画面啊喂,太讨厌了。”

“嗯,我回忆别的……”想起三年前快斗确认了自己就是要和他绑定的向导之后他们做的事情,一抹愉悦的笑容就悄然出现在了白马的脸上。当时自己看到快斗的反应,心疼是少不了的,同时又很庆幸自己终于能帮上快斗一点忙——虽然更多的是帮了他自己——无论如何,快斗对于“即将绑定一生的人是白马探”这一事实是感到喜悦的,这毋庸置疑。

在那之后,两个人就进到了屋里,嗯,愉快地来了一发,正式结合在了一起。当时的感觉实在是妙不可言。白马还记得,自己当时是怎么引导快斗紧紧地抱住自己,和他结成了标记,他们当时又是怎么……

快斗看着白马的脸色越来越不对,眼珠子一转就猜到了恋人在想什么,恨不得立时就抄起枕头砸他:“想点不那么犯罪的东西成不成!”要是别人看到白马这时的表情才不会信他是个正直的公安警察好吗!

“可是我忍不住呀。”白马低头亲了他的脸一下,“每次看到快斗,我都会忘记自己是个公安警察,总想做些不太好的事情呢。”

被突然袭击的快斗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一只手就糊上了白马的脸:“又占我便宜,这可不行,我得好好占回来……”说着就使劲儿地在白马脸上摸来摸去,不亦乐乎,白马就由着他摸。揉了会儿白马的脸,看他没什么多余的反应,只是一直看着他,快斗觉得没意思就放下了手:“怎么不反抗嘛。”

“难得我喜欢的人想占我便宜嘛,并没有反抗的必要啊。”白马淡定地回答,一边在心里吐槽快斗还是这么孩子气。

可是我就喜欢这样的快斗呀。

又一次成功猜到白马所想的快斗捂住了脸:“诶呀好烦,说得就像是我一直没长大似的……”

“快斗的成长我可是一直看在眼里的。”白马的表情突然变得柔和,“这两年快斗都在风领卧底……辛苦你了。”

突然这么正经的谈话快斗一时还有点不适应:“也没有啦,就是见不到你比较不爽……诶等等,你确定咱们要在床上讨论这个问题?”

却不想白马郑重地点了点头:“嗯,快斗说得对,在床上我们不应该讨论这个问题。”说着露出一个早有预谋的笑容来,“小别胜新婚,我们分开这么久,现在还有时间,天时地利,不如继续?”变脸速度之快令快斗啧啧称奇。刚刚休息了一会儿的快斗也恢复了些体力,想到他们这两年确实一面都没有见过,便也毫无意义地点头了。

“不过我确实有点累了,你一会儿别让我动太多……太奇怪了,你怎么就不累呢!明明我们体力差不多!”

在爱人略有些纠结的话语中,白马一把掀开了身上的毯子,俯身吻上了快斗的唇。这一次的亲吻不再像刚刚那般蜻蜓点水,只一下就匆匆结束。

这是一个倾注了两年的思念和爱、热烈而绵长的吻。


TBC.

评论(1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