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白黑]天作之合(5)

安室君登场www

谈判可能写的不是那么带感……唔,虽然自首了,快斗还是想尽可能争取以后做魔术师的,并不想一辈子做特工,如果真的是走正常程序判无期了他也认了,但是如果有公安插手……答应公安大概是这种情况下最好的选择吧。

以及这文现在大概有一半左右了……由于三次元某个消息来的比预计的早,LZ想在三次元忙起来之前努力把这篇完结掉,所以UP主那篇的更新可能会特别飘忽,嗯……【。


5.

“黑羽快斗,有人要见你。”

快斗挑了挑眉毛,安抚了下刚刚还在和他玩的小白——他的精神体,就让小白隐去了身形。事态的发展与他之前设想的很不相同。在最后的决战中,他以怪盗基德的身份做了一些布置,终于成功地令神秘组织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再留下他之前收集到的那些罪证,拖着受伤的身体向长久以来支持着他的粉丝们告了别,随即隐没在了无尽的夜色之中。世人都以为他会就此消失,却没想到怪盗基德会在一个月后就向警方自首。

自首也没什么,毕竟是他早就做好准备的事情,但他没想到的是,警方一直没有告诉自己什么时候去接受审判,而是暂时把他安置在一个拘留所里,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举动。而且据他观察,“怪盗基德自首”这件事似乎并没有外传,也就是说……暂时只有警方内部的一部分人知道这件事情。

这点就很令人起疑了,一般来说这种在社会上有些影响的案子,警方会迅速地立案调查取证开庭,然后在电视报纸网络上大肆报道一番,但是现在……周围看守他的警察都是一副守口如瓶的样子,也好几天都没有人来审讯他,(害得他只能在拘禁他的屋子里玩了好几天鸽子,)非常奇怪。现在被通知有人要见他,快斗首先排除了自己认识的那些人——他就是怪盗基德这件事他只和青子说过,虽然最终还是得到了原谅,当时还把青子气跑了——不不不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周围知道他身份的人是不知道他现在身处何地的,那么要见他的人就只有可能是和警方有关系的人。

一个念头突然从他脑海中闪过,刚刚还令他疑惑的问题当即迎刃而解。

他记得白马探很久之前和他说过一句话。

“日本公安有意吸收怪盗基德成为公安的一份子。”

一切线索都被串联起来了。

大概猜出了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快斗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看守他的警察用钥匙开了门,就带着他出去。说实话这几天除了没有人身自由之外,快斗也没有被为难,再加上已经替父亲报了仇,他反而比过去舒心得多,由于并没有定罪再加上是自首,手铐之类的东西也暂时与他无缘。跟着警察走到一个像是会议室一样的房间外,警察停住了脚步,示意他进去。

快斗咽了咽口水,推开房门,一个令他意想不到的人正坐在桌子后面笑眯眯地看着他。

“好久不见,黑羽君。”深色皮肤的青年开口,“不,应该是……怪盗基德,你说对吗?”

说实话快斗这一次真的是被吓了一大跳。那人他是见过的,只不过那一次见面并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他自己也想不到之后居然还会有机会见面,而且还是在警方的拘留所里。

快斗压下心中的诧异,习惯性地将心中所想隐藏在了扑克脸之下。

“确实……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呢,波本先生。”

虽然以后自己不需要再做怪盗基德,但当前这种状况果然还是以基德的表现来面对比较稳妥吧。快斗扯出一个客套的笑容,这让安室透一瞬间感觉对面的少年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不愧是怪盗基德。

心中暗赞一声,安室温言请快斗在他对面坐下,这才正式进入了话题。

“虽然我们之前见过面,我还是觉得我需要自我介绍一下呢……”安室一边说着一边暗暗观察快斗的反应,“如你所知,我是组织成员波本,也叫安室透……嘛,当然这些都是假的。”

“你是警方的人吧?”稍微思考了一下快斗就得出了结论。

“嗯,现在组织都已经被剿灭,这些东西也就不需要隐瞒了。我的真名叫降谷零,现在是公安九课课长。”快斗的脸色比安室想象中要好得多,这几天的经历可以说会让他的人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却还能如此镇定地坐在自己对面与自己说话,并没有什么情绪外露出来。

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安室自己在心里下了判断。

“我是黑羽快斗,请多指教。”

在安室观察快斗的同时,快斗也在观察安室。仍然和上次见面时一样,安室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但快斗从那时就知道这个人绝对不简单。按照他说的那样,恐怕之前这位安室……不,降谷零先生一直都在做卧底的工作。卧底并不是一个好干的工作,想要做一个成功的卧底需要下很大的功夫,还要在敌人中间保持完美的伪装来隐藏自己的身份,一个不慎就要不得善终……而面前这位降谷先生,可是从卧底工作里全身而退的人,显然不可小觑。他又瞥了一眼降谷戴着手表的手腕,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不管他们找自己是要做什么……总之还是小心为上。

“我的来意,黑羽君猜出来了吗?”看着眼前的少年,降谷的声音不由得亲切许多,毕竟对他来说,怪盗基德也还是个孩子呢。

“……你们想让我进公安?”结合之前白马给他透露的消息,快斗做出思索的样子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想到白马探,快斗又有些疑惑为什么白马一个高中生会知道这些内部消息,就算他父亲是警视总监应该也不会把这些东西告诉他的吧?他心里这么想着,面上却没有表露丝毫,专心地应对着对面的降谷零。

“不愧是怪盗基德。”这一次降谷直接称他为怪盗基德,来强调这一身份的重要性,“我们公安九课非常欣赏怪盗基德的能力,希望能把怪盗基德吸收到我们这边,作为一名日本公安警察为国家效力。”

……果然。

日本的公安警察是负责国家安全和情报事务的秘密警察,以怪盗基德的身份被吸收成为其中的一员,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哨兵。

“你可以把加入日本公安当做一项交换条件。如果你愿意为我们效力,我们就可以秘密地处理怪盗基德一案,让你免受牢狱之苦。”说到这里降谷顿了顿,“不知你意下如何?”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颇让人心动的提议。”怪盗基德模式全开的快斗当即就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但心里却多少有些不爽,“但我来自首是为了担负自己应付的责任,不是为了和你们做交易为自己脱罪的。”扑克脸上只有从容,让人看不透他的想法。

降谷一愣,随即道:“我认为你可以把为国家效力当做负责任的手段。况且……”他没有把话说完。他能感觉到基德说的是真话,或许夹杂了一些算计,却是发自肺腑。不管从哪方面考虑,基德都没有理由拒绝他们的提议,更何况公安委员会也有自己的考量——如果基德拒绝合作,那么公安这边说不定会因为不能将基德纳入掌控而采取什么不太好的措施。于公于私,降谷也都希望怪盗基德能成为公安的一员。

“这的确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快斗说。他能听出来降谷的欲言又止包含了怎样的含义,在一瞬间他就有了主意,但同时心里也考虑着自己最在意的问题。

“或许你还有某方面的顾虑?”降谷善解人意地示意快斗说出自己的想法。他个人对基德的印象非常好,只要不出格,他会尽量满足基德。

快斗又看了一眼面前的人,迟疑片刻最终决定相信他。

“如果怪盗基德成为了公安的一员,你们准备怎么处理黑羽快斗呢?”快斗直视着降谷的眼睛,提出了最关键的问题,“据我所知,公安的人不少,但是明面上有记录的人却远远少于公安警察的数量……没有在公开名单上的人会怎么样呢?他们本身的身份还会存在吗?”公安肯定会有一份不为人所知的在暗处的名单,如果他以怪盗基德之身加入,必然会被处理为不能公开姓名的那一部分,黑羽快斗这个名字可能就不能再见天日了。怪盗基德只是他人生中的一部分,却并不是他的整个人生。从那次决战中活着脱身之后,快斗对自己今后的人生也有了一点期望。他能用人生的一部分时间来弥补他的过错,却不愿意因为这个错误赔上之后的所有——在他活着回来之后。

快斗曾经考虑过这个问题,不管他被判监禁几年,在出狱之后,他都是要朝着魔术师之路继续前进的,要是被判无期他也认了,但是直接把自己卖给公安来让自己免于牢狱之灾这种交易……他还是不能完全认同。

“怪盗基德是黑羽快斗没错,但黑羽快斗可不想一辈子做一个公安啊。”

说到最在意的问题,少年表情也没有变化,在降谷面前完美地展现了他的扑克脸。他确实有些紧张,他的最终决定取决于降谷的回答。

却不想降谷突然笑出了声。虽然基德掩饰的很好,但终归还是有在意的东西的。

这才像是这个年纪的孩子嘛。

“不愧是怪盗基德。”虽然止住了笑,他的眼睛里是掩不住的笑意,“不瞒你说,一开始上面那几位确实是想用‘无罪’来换你一辈子的……我明白你的意思,待会儿回去我会帮你传达的。”那几位想出这么个主意还自以为精明,以为怪盗基德为了脱罪会很好糊弄,却没想到怪盗基德最后会自首,而且一下子就被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看透了他们意图。也好,这个问题他之前也是考虑过的,这一次正好把自己的提案提一提。

“……”快斗无语,好吧,看来自己的考虑并不是多余的。不过看来这位降谷先生的态度,大概会帮自己一把。

“嗯,你还有其他意见吗?”既然已经说开了,降谷也就没有什么别的顾忌,“这个问题不解决似乎也不能接着往下谈,不如你就把你的要求都说一说,我带回去一起问。”毕竟他还没有拍板的权力,“但是有一个前提,就是这些问题解决之后,你愿意成为我们公安九课的一员。”怪盗基德的能力值得他们给出一定程度的让步来争取。

“……”快斗沉吟片刻,做出考虑的样子,“可以。如果我加入公安,我希望您这边能给出一个具体的时限,毕竟我不想把一辈子都放在这上面,最好能把你们可以提供的条件和需要我做的事情都明确列出来,越清楚越好。”他狡黠一笑,“毕竟你也说了,这是场交易对吗?”既然已经无路可选,他还是希望自己的一些要求能尽可能的得到满足。

“好的,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降谷点点头示意快斗起身,“相信近几日我们就能再见面,到时候会给你答复,今天就到此结束吧。”

“那就告辞了。”快斗会意起身出门,沿着来时的路回去了自己房间,留下降谷零一个人在会议室里。他静静地又坐了一会儿,这才带着惯有的微笑离开了这里。

 

正如降谷零所说,两天后快斗又见到了降谷零,不过这一次是在他自己的房间里,降谷零敲门进来时他正在玩前两天刚要来的扑克牌,那只巨型鸽子乖乖地窝在一边看着他,看到降谷肩头趴着的那只狐狸时吓得扑棱着翅膀躲到了快斗身后。

“交易的内容我已经带过来了。”他拿出一份协议,笑眯眯地看着快斗,“那么我们再来好好地谈一谈条件吧,黑羽君。”

这一次,降谷零眼中的交谈对象不是怪盗基德,而是黑羽快斗。


TBC.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