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新快]企鹅

柯基+企鹅点文,满足你们,然而是流水账 @米开朗天台  @索银 


企鹅

 

故事发生在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

彼时江户川柯南刚刚从游乐园的卫生间出来,正巧看到一个可疑的男人,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居然是被通缉的抢劫杀人犯。他假装不小心撞了那个男人一下,偷偷地把微型发信器粘在了男人的裤脚,立刻装可爱道歉跑走了。男人骂骂咧咧地说了什么,又谨慎地看看左右才走了。

柯南掏出手机先给目暮警部打了个电话。

“喂,目暮警部您好,我是柯南。刚刚我在游乐园这边看到了一个通缉犯呢……嗯嗯好的,我不会凑太近的,一定等你们过来。”才怪,“好的再见!”

挂掉电话之后柯南又立刻给小兰打——然而并没有人接,给园子打也是一样,恐怕她们两个已经排完队上到游乐设施上了吧……既然这样大概就只能靠自己了。

打定主意的柯南调出了眼睛上的跟踪器,开始搜索那个男人的踪迹,在有了线索之后就谨慎地跟了上去,远远地跟着。由于是休息日,游乐园的游客非常多,贸然用足球把那个通缉犯踢晕不是什么合适的选择,柯南又担心那个男人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只好自己跟着以防万一。

……虽然以自己这个小孩子的身体大概也做不了什么吧。

没跟几步,柯南就感到有什么软软的东西在拍自己的肩膀。那个触感……不像是人的手。

他转过头去,就看到一只成人高的巨大帝企鹅。

或者准确的说,是一个穿着帝企鹅布偶服装的人。

 

黑羽快斗觉得今天真是倒霉透了,难得出来打工,被分配了穿着帝企鹅布偶服装到处溜达和游客合影的任务,刚吃完午饭出来没走几步就看到名侦探。

……夭寿哦。

便是如此他也没立刻转身就跑。在看到柯南略显奇怪的举动之后他就立刻判断出柯南是在跟踪什么人,紧接着他就看到了那个远远走在前面的通缉犯。这种状况快斗当然不能坐视不理,在进行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还是决定帮名侦探一把。

自己现在可是一只企鹅,应该不会被看穿身份吧?

于是柯南转过身看到的,就是一只萌萌的企鹅。

两人无声地对视。

“……”柯南抿着嘴,为什么这种时候会有一只企鹅来拍自己的肩膀?他想和自己说什么?

快斗拍完了柯南的肩膀就傻了,企鹅布偶套有点厚度,自己说话顾忌名侦探也不一定能听得见吧,这可怎么办,完全依靠肢体语言然后鸡同鸭讲?

一阵可疑的沉默过后,柯南突然回过神来,又看了企鹅(快斗)一眼就转身接着去追通缉犯了,心里想着大概是这个工作人员认错人了,没跑几步就发现那只巨型企鹅以不亚于他的速度萌萌地跟在他旁边。

……好吧,看来这只企鹅确实是找他有什么事。

接着柯南就看到面前的企鹅抬起萌萌的小翅膀用翅尖指了指远处那个男人,然后双手,不对,双翅交叠在胸前打了个叉,然后又举起右边的翅膀用力地往下扇了几下。

思考片刻,柯南就明白了企鹅的意思,额上滴下三道黑线。

原、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指完那个男人就用两只翅膀打叉是说那个男人是坏人,举起右边翅膀往下猛扇……不对,准确的说是猛捶,这是要帮他打坏人的意思?

“……企鹅先生是要帮我打那个坏人吗?”纠结了一下称谓,潜意识让柯南觉得企鹅布偶套下面的真身是一个有点逗的青年。他觉得应该确认一下,以免误打误撞造成麻烦。

快斗表示很欣慰,不愧是名侦探,自己这么抽象(萌)的动作都能完美地解读出来呢!于是欣慰的快斗大幅度地点了点头表示,嗯,就是这样。

“呃,那就谢谢企鹅先生啦……一会儿大概警方的人就会来了吧,在警方来之前就麻烦企鹅先生帮我注意下那个人啦。”柯南用非常小孩子的口气说出了一般小孩子完全说不出来的话,说完之后本来觉得好像哪里不对,转念一想又觉得能看出自己是在跟踪那个通缉犯的企鹅先生大概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应该没关系吧?

快斗又点了点头。眼看着被通缉的男人越走越远,快斗想了想,朝着柯南伸出了一只翅膀,在他眼前晃了晃。

“……啊,是要牵着我的手跟过去吗?”好羞耻啊自己都这么大了还要拉着游乐园里的布偶人到处跑。

……算了。柯南一咬牙,牵上了企鹅君伸过来的毛茸茸的小翅膀,好歹这样没有自己一个人到处乱跑那么可疑,有人帮忙不是更好吗。看到柯南没有太犹豫就听从了自己的意思,快斗也是松了一口气,微微地晃了晃身子对柯南听他的话表示开心(其实并没有那么开心,但是如果不表示的话柯南又一点都看不出来),就拉着柯南往前面走去。柯南不着痕迹地顿了一下,见企鹅君已经迈开腿往前走了,便也摆出一副小孩子开心的样子跟了上去。一个小孩子和一只企鹅走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工作人员带着小朋友做活动一样。

嗯,他才不想承认刚才看见企鹅君对着他摇摆身子时觉得有点萌呢。

两人手拉着手跟在被通缉的男人身后,这一次由于样子不那么古怪——像柯南之前那样一个小朋友到处乱跑——两人也得以离得近一些。被通缉的男人有时会观察左右以防被人认出,倒是没有发现身后有人跟踪他,不过看起来似乎还比较安分。柯南一开始跟着他,主要是担心他会在警方的人到之前做什么危险的事情,现在看来似乎是自己想多了……快斗一开始决定要帮柯南其实也是同样的想法,以他现在的身份不能直接上去制服歹徒,于是他决定和名侦探一路。就在两个人都多少放下心时,一名女性的尖叫打破了平静。

“你做什么?!”

柯南和快斗顿觉不好,几步跑到跟前,发难的却不是他们跟踪的对象,而是另一个带着帽子和墨镜的男子。墨镜男拿着刀子挟持了一位女性。两人心中都是一咯噔,左右看看发现被通缉的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然而此时的状况容不得他们再去看着那个被通缉的人了,解决眼前的危机才是第一要务。

两人在惊慌围观的人群中对视一眼(虽然柯南只看到了企鹅的眼睛,并没有看到快斗的眼睛)就默契地做了决定。柯南确认了一下麻醉手表的状态,正想悄悄地从歹徒身后靠近,却被企鹅拉住了。

“怎么……?”

企鹅对着他摇摇头(柯南以其敏锐的观察力看出来了,然而企鹅的脖子扭得并不明显),然后抬起翅膀指了指歹徒的侧面,示意他从侧面过去。

柯南眨了眨眼睛:“我……侧面?”

企鹅点点头,指指自己,又指指歹徒后面。

看企鹅的样子似乎是有自己的安排,不过毕竟他不能说话,柯南持着严谨的态度和他确认了一下:“你从后面,我从侧面?”

企鹅点头,柯南扶额,其实他一个人就搞得定的,虽然多一重保险也好啦……估计是企鹅君不敢让他一个小孩子上去吧。

“明白了,企鹅先生。”见柯南同意,企鹅又点了点头,这一次却是对柯南听从他的安排表示满意,不过这一次的表达柯南就读不出意思了。来不及让柯南多想,快斗就悄悄地绕到了歹徒的背后。

歹徒听到身后的轻微声响迅速转过头去,看见的就是一只大企鹅。

“……”

“……”

说时迟那时快,早在侧面选好了位置的柯南趁着歹徒看见企鹅分神的一瞬,一个健步闪上去,果断地射出了麻醉针,而在围观群众看来就是歹徒扭头看到大企鹅之后就身子一歪啪叽一声倒地了,刀子也掉在了地上。快斗见状为以防万一果断地一屁股坐到了歹徒身上,嗯,这样就没问题了呢!

企鹅君干掉了歹徒!简直大萌神!

收工之后准备和企鹅君说话的柯南看到的就是一群人尖叫着扑向了企鹅君,而企鹅君身边充满了粉红色的桃心和泡泡。企鹅君是想起来和他继续去追通缉犯来着,然而被制服的歹徒不能没人管,围观群众又多得他根本挤不出去。

柯南在人群之外遥望企鹅君,只看到企鹅君无奈地冲着他挥了挥翅膀,随即又做出一个向外的动作,让他先走,自己留下处理后续的东西。没办法,这个情况他确实不能走开了。快斗在心里抱怨了一句,难得出来打个工居然这么多灾多难,一边又期待着名侦探能看懂自己的意思。看到柯南冲着自己点了点头之后就走了,快斗略感欣慰,随即就集中精力来应付眼前的状况了。

唔,只能等警察过来了吧。

 

柯南思考了一下当前的情况就知道企鹅君不能再和自己一起走了,然而临别前想向他道谢都没能办到,多少有些遗憾,但也只得继续去追踪通缉犯。

接下来的事情非常顺利,柯南顺利等到警方过来,带着警部他们抓住了通缉犯,和高木警官聊了几句,知道另一边那个持刀的歹徒也已经被逮捕这才放下心来。小兰和园子这时已经找了柯南有一会儿——在打过电话没人接之后柯南都没有注意电话,因此后来小兰她们的电话他都没接到,现在终于见了面,虽然小兰只问了问他有没有遇到危险就没再说什么,不过柯南估计回去会被训一通。

柯南看看渐渐变暗的天色,估计想去找企鹅道个谢应该是不太可能了,至少问问他的名字吧。

“你说那位制服了歹徒的企鹅君?”高木警官翻了翻记录本,“他做完笔录就回去了……他叫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吗。柯南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莫名地觉得有些耳熟却又说不出缘由,也就没有再多想。

虽然并不认识这位黑羽君,不过今天谢谢啦……还有,企鹅很可爱。

许久之后工藤新一才知道,原来自己早就知道了心上人的名字,只是他自己没有意识到而已。

嘛,现在知道也不晚就是了。

 

 

END.



P.S.本来想写BE的,然而无论如何都逻辑不通只能放弃了。最开始的想法是柯南在这里无意间知道了黑羽快斗这个名字,然而他并不知道这个人就是怪盗基德,于是到最后都不知道基德到底是谁,BE【。结果最后还是写了平淡的流水账,不许打我_(:зゝ∠)_

评论(15)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