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白黑]天作之合(4)

我就是不会写精神结合,你打我啊_(:зゝ∠)_

感谢 @尘归未晚 的科普然而我傻……

#本命不自首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4.

快斗闭上了眼睛。他感觉到白马把双手按在了他的双肩上,仅仅是温热的触感就让他感到像是有一道极轻的电流通过他的身体一般,酥酥麻麻的却很舒服。他听到白马把头凑过来对他耳语,清晰的话语夹杂着努力抑制的迷乱。

“黑羽君轻松一点……我要来了。”

快斗竭尽全力地压抑着身体内部对白马的渴望——白马靠得越近,他就越发地意识到自己渴求的到底是什么。他是一名哨兵,而白马是一名向导,在白马摘下他的手表式手环时,属于向导的独特的信息素就毫无声息地散发出来,直到影响到身为哨兵的他,直接引发了两人的结合热。

白马虽然说着他要“来了”,接下来却没有任何动作,而快斗身体的异状很快蔓延到了意识上。他的头脑中一片混乱,唯有一个念头异常清晰:他想要被抚慰,他想和眼前的人结合。刚刚觉醒成为哨兵的快斗还没有控制自己精神领域的能力,在他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他的精神领域就凭着本能为面前的向导打开了方便之门,无声地邀请他入内。

第一次经历结合热的快斗在听到白马的话之后,竟然隐隐感到有些期待,而随即他就发觉了自己对面前这人的期待——可这不是他的本意!他用力地摇摇头,企图压抑本能的欲求却徒劳无功,在本能面前的反抗竟是这般无力。

好想、好想和面前的人结合,和他合为一体。

不行!我不能这么做!

想标记他、和他永远绑在一起。让他做我的向导。

不可以!不能把他也卷进来……

两个声音在快斗不甚清晰的意识中对抗着,都想压过对方。白马接下来并没有什么动作,这让快斗松了一口气,但在精神领域自己打开之后,他就立刻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他的眼睛有些发红。他饥渴地盯着白马探,恨不得立刻一跃而起将他扑倒,和他永远融为一体。就在他的身体要遵从本能扑上去时,早有准备的白马探咬着牙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牢牢地把快斗按在椅子上,但他知道情况刻不容缓,必须马上按计划执行。

白马闭上了眼睛,一面压制着濒临暴走的哨兵,一面打开自己的精神领域,伸出精神触梢,很快就搜寻到了快斗的精神领域。快斗从未受过相关的训练,他的精神领域就如白马所想,没有任何防护,足以让白马轻松地长驱直入。

他不是第一次进入哨兵的精神领域,之前在塔里他也进行过相关的练习,对这件事十分熟练,因此在紧张地搜寻快斗的精神触梢时他还有闲暇观察快斗的精神领域。快斗的精神领域是一片明亮的颜色,明快的颜色中夹杂着甜点的气味,而下一秒沉静的夜色突然从某一点扩散开来,整个精神领域的色调也发生了变化,没过多久就又变回了之前的亮色。

原来黑羽君的精神领域是这个样子的吗……亮色暗色不断交替,是在暗示着他……不对,当务之急是立刻找到黑羽君的精神触梢。这里对于白马可以说是期待已久的圣地,而今天他终于有机会到达这里,并和他融为一体。

这是何等的幸运。

白马这样想着,没费多少功夫就接触到了快斗的精神触梢。快斗的精神触梢诚实地反映着他的状态,显得十分亢奋,在感受到白马的精神触梢过来时一下子就朝着这个方向探过来,白马想都没想就伸出自己的精神触梢缠绕了上去。快斗的精神触梢看起来凶猛,却非常温顺地任他摆布。在两人精神触梢接触到的瞬间,两个人同时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好像整个人在天空中畅快地飞翔,又好像在酣畅淋漓的运动后,有和煦清爽的风迎面吹来。这份感觉太过奇妙而美好,便是千言万语也无法形容出他们此时无上的欢愉。

只一秒,白马脑子里就已经一片空白,更不要提控制力还不如他的快斗。他们都闭着眼睛,仍然维持着刚刚的姿势没有动,泛红的肌肤、额上的汗珠和身上高于常人的温度都无声地表露着两人此时的状态。

当白马稍稍回神时,快斗仍沉浸在精神结合的快意之中没回过神来。白马嘴角扯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庆幸自己和黑羽快斗一个是向导一个是哨兵,而且有着不低的相容度,心里却又有些苦恼,一会儿等两人都清醒了,要怎么哄黑羽君才好呢?

不论如何,黑羽君第一次精神结合的对象是自己。有此一刻,便不会后悔。

豁然开朗之后,白马便忘了之前的忧虑。现在还不是进行肉体结合的时候,就让他好好地在精神领域里让黑羽君获得快乐吧。

 

房间里充斥着两人的喘息声。虽然没有进行肉体结合,精神结合也耗费了他们不少精神。白马瘫坐在快斗旁边的椅子上,专心致志地看着同样气喘吁吁的快斗。感受到旁边的目光,快斗也无力地扭头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嘴却没说话,只顾着调整呼吸。

不过恐怕现在黑羽君心里已经一团乱麻了吧。刚刚进行过精神结合,两人的精神领域还有着一定的联结,他多少能感觉到一点快斗的内心。

白马推测了一下,便继续专心休息。等黑羽君恢复过来,大概会有一场恶仗要打吧……

“白马。”平日里总是鲜活明快的声音此时却毫无起伏,“你走吧,我之前已经说过了……我们两个是不可能的。”从精神结合带来的快感中冷静下来的快斗摆出扑克脸来。他知道只有肉体结合之后的哨兵和向导才算是真正被绑定在了一起,白马刚才用了点小手段引发了他们的结合热恐怕是想确认自己的哨兵身份,以及……利用精神结合来诱惑他?他在心里暗暗苦笑,不得不说,刚刚的精神结合确实让他异常舒畅,险些就要沉溺在此出不来了。

可他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收买。他不会因为这点诱惑就改变主意。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难得我们有着如此高的相容度,黑羽君不再考虑一下吗?”白马看着他,“引发结合热试探你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但我也能感觉到黑羽君并不是真的讨厌我,就算试一试也不可以吗?”

“问题不是出在我是不是喜欢你、是不是讨厌你。”快斗听他还是不放弃也不由得有点火气,“对,我不是真的讨厌你,但那又怎么样呢?我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做,但是我不想把你牵扯进来,所以我不能接受你的告白,就这么简单。”在怪盗基德消失前,他不会接受任何人的感情,他不想让那些关心他的人因为感情太深而受到伤害,与其日后受伤,不如从一开始就不和别人扯上关系。

白马探是可以信任的人,但是快斗也已经厌倦了再和他进行那些暗藏机锋的对话,这一次直接挑明了也好。

却不想白马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摆出一副受伤的样子,而是像之前被拒绝时那样淡然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快斗正想问他一句你是真明白了吗,白马又道:“只要黑羽君不讨厌我就好,但我也不会就此放弃。”

“白马你——”

“今天就此告辞。”不等快斗说完整句话,白马就站起身来,又看了他一眼才转身离去。听到门被关上的时候,快斗还没有缓过神来。

等他意识到白马已经离去的时候不禁松了口气,但回想起白马离去前说的话他又有些纠结。

白马说不会就此放弃。

不会放弃……吗。快斗任由自己躺倒在床上。不放弃……又能怎样呢?

精神结合产生的疲劳此时才显现出来。想的东西太多,快斗脑子一片混乱,顺其自然闭上了眼睛准备休息片刻,不多时便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有一个面目模糊的人对着他伸出了手。

“我不会就此放弃的。”

谢谢你,愿意不断地对我伸出手。

 

次日快斗就又回到了学校,只不过回到学校的第一件事不是回班上课,而是去找班主任老师登记自己的哨兵身份,登记之后就有人来带他去塔在江古田高中的办事处。快斗在塔的办事人员那里领到了属于自己的手环,还被安排了为期一个月的哨兵训练,为了不影响上课,训练都被安排在周末,加在一起大概一个月那么长,但实际上训练要持续三个多月才能结束。

“黑羽同学辛苦了,今天就先回去好好收拾一下,明天再来以全新的心情上课吧。”

得到了班主任老师的允许,快斗就没有再回班级直接离开了学校,但他没有回家,而是拐到了寺井爷爷的台球店。关于哨兵身份觉醒后的一些事情,他还要找寺井爷爷商量一下,顺便解决一下手环相关的问题。

哨兵的身份对怪盗基德的活动其实没有太大影响,但是为了防止被警方的人通过手环形态察觉基德的身份,快斗不能找塔组织负责改变手环形态的人来把手环改造成惯用的手表样式,好在寺井有一个老友,据说是能制造和手环起相同作用的事物来代替手环,只是不能戴在手上。

“平时用塔发给你的手环,作为基德出场时就把那个手环摘下来,装备上我老友的产品就行了。”

和寺井爷爷商量好对策之后,快斗回家时已经是晚上了。快斗一边吃着自己随便做的饭,一边希望寺井爷爷的老友能早点帮他们解决问题,这样他也好早日进行下一次的活动。

……然后早日把那伙人揪出来一网打尽。

想起仇人,快斗心情突然就恶劣起来,几口吃完了饭就闷闷地回房间研究起新的手法来,就像他以前做的那样。

在今后的日子里,怪盗基德仍然会出现在月色绮丽的夜晚,依照预告盗走宝石,用奇迹般的表演收货观众们的欢呼,并引诱那个杀害了黑羽盗一的神秘组织露出破绽。

一切都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

快斗默默地告诉自己,这就是他之后要走的路。至于其他的什么……至少现在是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的,饶是如此,每每因为各种原因想起白马探时,快斗还是会被触动,然后不得不压抑心中的焦虑,继续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他或许已经意识到了自己会这样的原因,但是他不想知道。

维持现状就是最好的选择。

 

之后的日子就像快斗预料的那样,除了在一开始的几天他还能隐隐约约感觉自己的精神领域和白马的联结还没断开,因此不敢有所动作之外,一切都如他所想。怪盗基德一次次出现,神秘组织的破绽越来越明显,似乎只要再努力一点就能抓住神秘组织的尾巴。犯罪现场偶尔会有侦探过来找自己麻烦,过程虽然凶险,快斗仍然能摆平这些障碍,顺利地盗走宝石再归还。白天去学校,晚上在家练习魔术;周一到周五去学校上课,周末去参加塔组织的针对青少年哨兵的训练,了解、掌握哨兵应该掌握的知识……快斗的生活多少比过去更充实了些。

只有白马探令他有些在意。快斗注意到不管是白日在教室里遇到黑羽快斗,还是晚上在现场面对怪盗基德,白马探的态度似乎比告白被拒之前没有什么变化,并没有什么不理智的举动,只是在犯罪现场看到他的次数似乎变少了。快斗一面放下心来,一面又因为白马探“不会放弃”的宣言而有些隐隐不安。白马被拒绝之后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令他感到有些奇怪,因为依照他对白马探的了解,白马不会这么情谊就放弃自己的目的。他觉得白马可能在策划些什么,但是毫无头绪。

时光流逝,在快斗高中毕业之后,神秘组织最终被警方剿灭,怪盗基德受伤失踪。

一个月后,怪盗基德自首。


TBC.

评论(1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