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白黑]天作之合(2)

这章设定的部分多比较无趣……唔塔真的被吃了【。

2.

三年前。

18岁的黑羽快斗还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白天去学校上课兼和自己的青梅竹马斗嘴,晚上就和其他人一样回家,偶尔还要出去扮演一下怪盗基德——至少看起来他和他的同学们是一样的。

那时的黑羽快斗就过着这样有规律的生活,当然偶尔也有意外出现——而对黑羽快斗来说,这个扰乱了他生活的意外就是白马探。

虽然他还是个少年,可是许多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东西他已经都有所了解,然而唯独在感情方面,他无法表现得像在其他方面上表现的那般自信,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畏缩,于是在今天下午,黑羽快斗·十八岁,被突如其来的告白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关键词是告白,还有白马探。

活了十八岁的黑羽快斗虽然没收到过别人的情书(妹子们都觉得中森青子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小泉红子除外),也知道自己在女生中间蛮受欢迎的(毕竟情人节能收到那么多巧克力),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自己十八年的人生里,第一个把话挑明来向自己告白的居然是敌友难辨的白马探。

而且当时自己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捂着脸跑了……好丢脸。想到这里黑羽快斗无力地再次捂住了脸,虽说当时自己结结巴巴地冲着白马喊“你在说什么胡话”,不过白马……好吧他也不能确定白马到底有没有听进去,毕竟当时太吃惊了根本没有注意白马的反应。现在想想……自己为什么碰上这种事就这么傻,连自己引以为豪的扑克脸都忘光了。

尽管现在屋子里只有黑羽一个人,想起白天时的窘状他也尴尬得不得了。窗外夜色正浓,家里也没有其他人,就只有黑羽快斗一个人躺在自己房间的大床上思考人生。四周很安静,他的心里却乱得很,许多最近发生的、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毫无条理地纠缠在一起,再想起白日里白马探和自己说的话,他觉得脑子都要炸掉了。

“黑羽君,之前你和我说探寻真相是我的工作,我想……现在我已经找到了那个真相。”

“你说会随时等着我的话……不知可还作数?”

白日那突如其来的话语毫无预兆地突然闯入快斗的脑海,惊得他心中一颤,自己怎么会把白马那家伙的话记得那么清楚?然而还不及他有所反应,他的脑海中便又浮现出白马当时看起来非常郑重的表情,那一双真诚的眼睛尤其令他感到炫目。他的声音、他的神情……当时的场景仿佛在快斗的眼前重现了似的,那一幕在他心中竟然留存得异常清晰。

我的记忆力居然这么好……他微微翘起嘴角,却在突然之间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自己周围的声音突然嘈杂了起来,甚至到了自己忍不住想堵住耳朵的地步,而他也确实这样做了,但即使这样也无法完全将那些混乱的声音隔绝开来。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有些发热,但在之前并没有要生病的征兆,而在这种状态下他的视野没有模糊,看到的东西反而更加清楚了。几乎是一瞬间,他就判断出了自己的处境。

自己是一个哨兵,而现在,他觉醒了。

确认了自己目前的状况,黑羽快斗顿时忘了之前想的那些事情。在他们生存的这个世界,除了普通人,还有哨兵和向导这两种特殊的人群,哨兵有着异常敏锐的五感和优于常人的体质,经过训练可以成为非常优秀的战士,而向导虽然看起来和普通人无异,却在精神力的使用和控制上有着其他人群难以逾越的压倒性优势,虽然没有明确的结论,根据学者的调查,向导这一群体的平均智商要比哨兵和普通人要高上一些。没有人生下来就是哨兵或向导,虽然是否拥有这种身份在出生时便已注定,但要等到个体成长到青春期的时候,个体才能觉醒,从而从普通人转变成哨兵或者向导,觉醒的时间也因人而异,像黑羽快斗这种18岁才觉醒的算是觉醒比较晚的。

哨兵和向导能够通过结合的方式绑定成一对固定的伴侣,结合后的哨兵和向导能够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战斗力,因此一般来说哨兵和向导都会尽力在另一个人群中寻找适合自己的伴侣。哨兵和向导明显的优势使他们成为了战争中的有力武器,政府也曾经建立过塔来进行对哨兵和向导的管理,以便完成战争资源的高效整合和利用,但到了和平年代,塔已经从一个实际存在的功能性建筑变成了政府管理哨兵和向导这两类人群的组织机构,昔日阴沉的高塔被拆除,只留下一个在规则和管理上都宽松了许多的组织。哨兵和向导的相关知识已经成了小学生和初中生的必修课程,人人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在年轻的哨兵或向导觉醒之后,他们需要到附近的塔的分部进行登记,然后在塔的安排下接受一定时间的训练(一般是一个月左右),之后就能够回到自己家继续自己的生活了。对于哨兵和向导,政府在各方面都给予了一定的优待,但同样的,如果国家需要他们的力量,他们也要比普通人承担更多的义务,也可以说,哨兵和向导多多少少都和政府有点关系,大多数哨兵和向导也都成为了政府所期望的职业,也有一少部分仍然过着和普通人无异的生活。

回忆了下之前在学校学过的相关知识,黑羽快斗其实感到非常意外。本来以为自己到18岁都没觉醒应该也就是个普通人了,实在是没想到这个岁数还能觉醒,一想到觉醒之后要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黑羽快斗头都大了。他又观察了一下,自己现在确实是哨兵觉醒的症状,唯一能做的就是放松下来等着觉醒完成。

虽然黑羽快斗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有比较清醒的认识,然而在觉醒进行了一段时间后,黑羽快斗的意识还是陷入了一种不曾有过的恍惚的状态。他努力让自己放松放松再放松,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正常的,只要等着觉醒完成就好,意识却开始不受控制地四处游走,他曾经经历过的、想到过的东西纷纷从他记忆深处涌到表面。

父亲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指导年幼的他变一个简单的小魔术,旁边的母亲脸上露出狡黠的微笑。

在钟楼下,他认识了那个女孩,从此两人成为了青梅竹马。

挟卷噩梦到来、几乎改变了自己一生的来自地狱的火焰。

一个人练习魔术时遇到难题,独自解决问题后颇有成就感的自己。

在得知怪盗基德的真实身份是老爸时的震惊。

第一次作为怪盗基德行动时心里的不安和紧张,还有行动结束后许久平静不下来的心绪。

每一次都干劲十足、颇有气势的警部。

不知为什么盯上了自己的奇怪的魔女。

在发现转学生居然是前一天给自己添了好大麻烦的从伦敦归来的名侦探时,自己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整个人从椅子上跌下去搞出了好大动静。

莫名其妙地引起了白马探的注意,一次又一次地强调自己才不是怪盗基德。

为了守护钟楼和工藤新一进行了一次惊现的对决。

与黑猫的对决中接到的那个相隔万里的越洋电话。

……

一幕幕剪影从他眼前掠过,许久以前的,最近发生的,都同样清晰地呈现出来,再渐渐远去,下一幕紧随其后,如此反复。当学校的天台又一次出现在他的眼前时,他想起了那一次白马探特意把他约到天台时对他说的话。

“日本公安有意吸收怪盗基德成为公安的一份子。”

自己当时好像是没怎么在意来着……等自己哨兵体质完全觉醒后,大概政府也要对黑羽快斗伸出橄榄枝了吧。

这一幕很快过去,黑羽快斗也就这件事抛在脑后,没想到紧接着出现的还是那个天台。黑羽快斗莫名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然后他就看到,白马探出现,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和他告白了。

为什么又来一遍!我受到了惊吓好吗!

抱怨归抱怨,黑羽快斗还是非常尴尬地把下午白马探向他告白的场景又重温了一遍。白马探虽然也不可避免的有一点小紧张,但整体上可以说是镇定非常,再看自己……

黑羽快斗忍不住想抬手捂脸,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看来哨兵觉醒也是有够麻烦的。

黑羽快斗再次提醒自己放松身体,心里却想起了白马探来。其实白马探也算是个好人,虽然平时一副绅士的样子让他觉得有点虚伪,不过再想想他自己,白马探也许是真的绅士也说不定……黑羽快斗对白马探有些忌惮,却莫名地相信白马探不会把自己的秘密说出去——虽然白马探拿不出明确的证据,但是如果他把这事宣扬出去,大概自己更难掩藏身份吧——而且他怀疑白马探恐怕已经自己推理出了什么接近真相的东西,只是什么都没有说而已。

如果自己不是怪盗基德,说不定也会和他成为好朋友吧。黑羽快斗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对白马探还是有那么点好感的。

没错,只有一丁点。

一想到白马探就别扭起来的黑羽快斗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于白马探的态度和对其他人其实有很大差别。对于白马向他告白这件事,除了意想不到之外,黑羽快斗冷静下来后首先考虑的,竟然是“白马如果和自己在一起是没有未来的”。

是的,成为怪盗基德已经一年了,当找到潘多拉、摧毁组织的时候,怪盗基德将不复存在,黑羽快斗的人生也会发生变化。

他自己的未来一片灰暗,他又怎么能把白马拖下水呢?

……至于“自己到底喜不喜欢白马探”这种事情,他根本想都没想。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白马探就有些头大。黑羽快斗定定神,试着集中注意力感知自己的精神力,倒是很轻松地就找到了一点感觉。觉醒成为哨兵之后,他就能够使用精神力了,虽然能力水平远逊于向导,到底还是和不能使用精神力的普通人有着天壤之别。

不知道自己的精神体会是哪种动物呢?会不会是自己最喜欢的鸽子呢?……啊,只要不是鱼这种让他头痛的东西就好了,其他什么都可以啦。

隐约感到有些疲惫,黑羽快斗终于还是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

大概睡一觉之后就完成觉醒了吧。


TBC.


下章预告:

白马:黑羽君快开门我给你送水送作业来了!

黑羽:我不想写作业!不给开!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