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白黑]天作之合(1)

哨兵向导设定,然而感觉和这个设定关系不是特别大……私设略多,塔什么的被吃了【。

CP白马探X黑羽快斗,向导X哨兵www

本来想多屯一点再发的,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反正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呜呜呜呜呜

先发LOFTER是因为LO随时能改【喂


1.

两个男人走进了这间酒吧。

时针刚刚指向4点的位置,还没有到狂欢的时间,此时这间酒吧里就只有他们两个客人。他们轻车熟路地走到吧台前坐下,找调酒师点了酒。

“来一杯冰岚。”

“我和以前一样。”

“好的,两位请稍等。”调酒师招呼了两人一声,就转过身去为他们准备。要了鸡尾酒的男人忍不住道:“怎么说你也是我们组织的干部了,怎么喜欢的东西还是和小孩子一样?”你这样说出去谁会信你是我们“风领”的成员啊。

被吐槽“和小孩子一样”的男人一撇嘴:“我就这么点爱好你还吐槽我?把该做的做好不就好了。”

“是是是,您自便。”男人终于放弃吐槽自己的同伴,因为侍者已经端上了他们刚刚点的饮品。他拿起杯子饮了一小口,便沉醉在了美酒的甘醇中,而他旁边的男人……正在认真地拿着勺子享用面前的巧克力香草冰淇淋。

两人穿着黑色的西装,看起来都很年轻,只不过点了鸡尾酒的这位显得年长些,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还戴了一顶黑色礼帽,不管是外貌还是行为举止都非常体面;而另一位则年轻一些,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有着一头乱发和一双好看的蓝紫色眼睛,右耳上还钉了一颗闪着光的水蓝色耳钉,整个人都迸发出这个年龄的青年人应有的活力。

然而这两个让人看着感觉很舒服的男人,其实是犯罪组织“风领”的干部,年长的这个更是组织的高层干部,BOSS的亲信。两人坐在吧台旁安静地用着自己面前的饮料和甜点,没过多久年长的男人就忍不住和同伴搭话。

“说起来六宫你也是好本事啊,居然能弄到那些资料,之前我们派的人不是不敢上就是被发现,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却这么有办法。”状似随意的话语中包含着男人委婉的褒奖。

“过奖啦。”被称为六宫的青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不过是我这张脸有用而已,长谷川先生你才是真的厉害呢。”

长谷川忍不住笑了笑:“有张好用的脸总不是坏事嘛。”心中却暗道,这等资源可要好好利用。长谷川会这样想也不是毫无根据,原因无他,六宫的这张脸长得和那位高中时就非常有名的名侦探工藤新一几乎一模一样,虽然工藤侦探现在还在读大学,但以他和警方的关系,还是会经常出入警局一些资料室的。六宫就凭着这得天独厚的优势,伪造了通行许可,大摇大摆地探查了组织需要的情报回来。

想到六宫这次带回来的情报,长谷川又忍不住和他吐槽:“不过没想到这次负责咱们组织的条子代号居然这么……咳,我也想不出用什么词来形容啦,什么‘王子’‘公主’的,真幼稚。”

“估计这俩人是一对儿吧。”几口吃完了面前的冰淇淋,六宫好不容易才按下自己再来一份的冲动,却因此显出几分没精神来,“最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童话故事里不都是这样说的吗?”

“这又不是童话故事。”长谷川一挑眉毛,“而且条子里那么多哨兵和向导真是烦啊……六宫你要是个哨兵就好了。”

六宫托着下巴叹了口气。

“我就是个普通人,能做到现在这种程度已经谢天谢地了。”

“你要是肯杀人早就能做到我这个位置了。”长谷川的话中不乏埋怨之意,“或者你要是个哨兵……嘿。”

“我很感谢BOSS和长谷川先生帮我报了仇,可是对仇人之外的人……我真的下不了手。”六宫的声音渐渐低下去,还带着点歉意,说完后顿了顿,却又笑道:“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嘛,我的长处组织能用得上就再好不过了。就算我是个哨兵,对着敌人下不去手不是也没用么。”

长谷川听着六宫的话,就想起当初的事情来。那还是两年前的事情,当时那个走投无路的少年找到自己,想要加入组织,而他提的要求就是帮他杀死杀父仇人。

“我能为组织做很多事情,除了杀人我什么都能做。”他还能回忆起六宫恳求他时的样子。当时的六宫整个人看起来都狼狈不堪,但那一双蓝紫色的眼睛却异常的明亮,尽管他努力想表现出镇定自若的样子,紧紧抿着的嘴唇和几乎微不可见的颤抖还是出卖了他。

或许是一时兴起,长谷川为六宫引见了组织的BOSS,之后六宫就成为了组织的成员。不能杀人又怎么样呢?组织里的杀手已经够多了,且看看他能做什么吧。抱着这种想法,长谷川把六宫要到自己身边以便近距离观察,尝试性地把一些任务分派给他去做,同时暗地里让手下去调查他的底细。

六宫的身世背景没有问题,他的父母确实是因为被卷入一场有针对性的暗杀而无辜丧命的。另外长谷川还发现,六宫不仅有着异常优秀的体能,在情报工作上也有很高的天赋,就算不能杀人……好好培养一番也可堪大用了。这样想着的长谷川就一直把六宫带在身边,从教他做事到让他做事,期间还帮六宫报了仇,不知不觉就过了两年。

长谷川也没少为他惋惜过,六宫的身体素质不可谓不优秀,怎么就是个普通人呢?他要是个哨兵,又肯杀人的话……简直找不到比他更好用的刀了。在抓住六宫的仇人之后,长谷川把枪交到六宫手里,看着他颤抖着举枪射杀了那人,可那次之后六宫也是用了好久才恢复过来,长谷川这才放弃了让他干杀手的念头。他自己也想开了,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十全十美的事情就让自己碰上了呢?再说哨兵和向导数量如此稀少,大多数哨兵向导还都处在政府的控制之下。虽然和平年代国家对哨兵向导这一类基因变异的人需求并不如战时那般强烈,却也是用尽手段拉拢这些人的。

想到这里,长谷川忍不住看了看手表,就连自己也都算是被拉拢的一份子吧。

“诶,都这个点了?”六宫不知什么时候凑过来也看了一眼表,“BOSS差不多也该到了吧?”

“嗯,应该快到了。”状似无意地收回手臂,长谷川扭过身子靠在吧台上,做出等BOSS的样子。六宫见他这样,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一起转过去,然后果断地又要了一份冰淇淋。

长谷川:……

无人说话,送上冰淇淋的服务生回去后厨,酒吧里顿时就安静了下来,六宫吃冰淇淋的声音就显得格外清晰。长谷川安静地坐着,却不知为何突然感觉出一丝不对来。他也说不出是哪里不对,或许……是他身为哨兵的直觉吧。

想到这里长谷川猛然起身,吓了旁边的六宫一大跳。六宫睁大着眼睛看着他,手里还拿着勺子,张了张嘴想问他怎么了,长谷川此时却真的感觉到酒吧外传来了许多人的脚步声,也顾不得解释,只提高声音叫了一声“六宫”,就要向着酒吧后门冲过去。身为普通人的六宫却是及不上他的速度,只来得及站起身来,长谷川已经到了后门跟前,迎接他的却是黑洞洞的枪口。举枪的人稳稳地拿枪对着他,便有一人从持枪者身后踱步出来,从容地掏出证件。

“不好意思,你被捕了,长谷川先生。”

 

“以上就是我的报告。”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青年以上面的结语结束了他的发言。

“辛苦了。”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对他点了点头,“没想到‘风领’的幕后人竟然不是他们明面上的BOSS,而是那位长谷川先生。这件案子你可是功不可没,真不愧是我们的王牌啊,‘公主殿下’。”说到最后已是有些调侃的语气了。

青年本来听到上级对自己的赞许露出了些许的笑意,在听到最后一句“公主殿下”时忍不住撇了撇嘴。

“降谷课长又拿我开玩笑了。”

青年的上司,正是坐在办公桌后的降谷零。这位降谷零是一个优秀的哨兵,曾在一个巨大的犯罪组织里卧底多年,给警方传回了非常可观的情报,为剿灭这一犯罪组织立下了很大的功劳,在卧底回来之后就坐上了公安九课课长的位置。公安九课只是他们这个机构明面上的说法,事实上负责国家安全的相关人员都属于公安九课,而公安九课的课长也不归警视总监领导,而是听命于公安委员会委员长。降谷零才三十出头的年纪(虽然看起来才像是二十多岁),就已经是公安九课的课长,恐怕在不久之后公安委员会也会有他的一席之地。

出于种种原因,青年是非常尊敬这位课长的。

“好了,不逗你了,马上就放你去见你家那位,估计他已经等急了。”降谷零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对了,还有一句话忘了和你说。”说着他站起身来,脸上仍带着笑意,却已经换上了一副郑重的表情,同时抬起手对着青年敬了个标准的礼。

“我代表公安九课欢迎你回来,黑羽君。”

 

温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落在走廊上,使得整个走廊都非常明亮。刚刚离开上司办公室的黑羽快斗走在这条明亮的走廊,莫名感到十分愉快。

走廊上除了他空无一人。黑羽快斗走到落地窗前,双手插在口袋里,惬意地从窗子向外望去。几年前自己做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会这么光明正大地、以黑羽快斗本来的身份站在警局里,还成为了公安的的人。这一切大概还是要从自己哨兵觉醒的那天说起吧……

两年的卧底生涯让他成长了许多,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稳重的大人”了,然而不管是黑羽快斗,还是“风领”的六宫明,都不可避免地会在言行举止上表现出些令人忍俊不禁的孩子气。

“因为KID就是小孩子嘛。”他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人是如何宠溺地笑着对自己说出这句话。命运就是这般难以言说,当年自己是那般绝望,如今竟也能够如愿以偿。所有他所希望的,都来到了他的身边;所有他不想失去的,也都不曾失去。他曾认为自己的未来一片黑暗,如今却也已身处光明之中,而曾经在光明之中向他伸出手的那个人……

黑羽快斗忍不住笑起来。

虽然在卧底的两年里,自己和那人经常通过精神力来传递消息,却从没正经地见过面,也不知道两年不见,他变成什么样子了呢?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举手投足像个大少爷?他还会不会用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眸注视着我呢?

想起记忆中恋人的模样,一种难以名状的喜悦涌上心头。而就在下一刻,因恋人而产生的喜悦上升到了极致。哨兵极度发达的听觉和他的精神力同时将信息传递到他的大脑,黑羽快斗在接收到这信息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他屏住呼吸,专心地听着从走廊转角处传来的渐渐接近的脚步声——走廊上已经没有这脚步声以外的其他声音,黑羽快斗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他知道,是那个人来了。

他感觉到那个人已经走过了那个转角,马上就要走到自己身后。他知道自己只要转过身去,就能看到那个朝思暮想的人。

一股温暖明亮的气息悄悄地从他身后出现,带着红茶的清香,轻柔地包裹了黑羽快斗的全身。熟悉的感觉让黑羽快斗感到像是回到了许久未归的家的怀抱。他很自然地放松下来,闭上眼睛,享受着恋人给予的精神上的抚慰。

他已经整整两年没能沉浸在他的气息中了。在再次相见之前,就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

不知过了多久,黑羽快斗才恋恋不舍地睁开眼睛,满怀期冀地转过身去,不出所料对上了恋人那双满是温柔的眼眸。

“我回来了。”“欢迎回来。”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又同时愣住,再同时失声笑了出来。黑羽快斗张开双臂,给了面前的人一个大大的拥抱。那人被黑羽快斗紧紧拥在怀里,也抬手回抱住他,安抚性地拍拍黑羽快斗的后背,就像他从前经常做的那样。

“探,我好想你。”

在他拥住恋人的时候,他听到了黑羽快斗略带哭腔的话语。

此时却没有一句话能比它更让人感到甜蜜。


TBC.

评论(1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