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白黑]结局之后

某个虐梗转化了一下变成了甜梗……(大概)

白黑的点文就是它了 @等于未来  @吃豆芽的兔子君  @齊少_O7 企鹅我实在是写不出来只能留给柯基了【……

是糖信我!【喂


结局之后

 

午前的阳光将咖啡馆外墙染成了非常温柔的颜色。一辆尽显土豪气质的汽车在咖啡馆外停下,一名青年从车子里走了出来。他有着褐色的头发和红色的眼眸,精致的面容上带着得体的微笑,让人看了就有一种如沐春风之感。

“那么我这就进去了,注意安全哦。”

“知道啦……还有对着我不要笑这么假。”

“哎呀,不好意思这么笑久了有点习惯了……”

青年又和车子里的人说了几句,直起身子目送车子离去后才转身走进了这家咖啡馆。咖啡馆内的装潢非常古典,让人觉得非常舒适。青年只左右看了看就找到了自己要去的房间,随即大步朝着目标走了过去。

“哟白马!”正从饮水间往包间走的黑皮肤青年正好看到他,对着他招了招手。

“服部君好久不见。”青年稍微加快了点速度走过去,“没想到服部君来这么早。”

“工藤非要早点出来嘛。”服部撇撇嘴,仍是操着那一口熟悉的关西腔,“我前两天正好过来找工藤……就和他一起来了。”一边说着一边领着白马进了包间,“不过现在只有咱们三个来呢。”

坐在包间里的人听到动静站起身来,看到白马就对着他点了点头:“好久不见,白马。”

“工藤君也是呢。”白马说着和服部一起落座。在高中的时候三人曾经合作过几个案子,也因此结下了一些情谊,不过三人也有几年没有见过了,不免有些生疏。白马微微一笑,和工藤服部搭起话来。

“服部君现在和我是同行了吧?”

服部点点头:“是啊,最后想来想去还是当了警察,咱们俩也算是子承父业吧。”

“说不定以后工作上还有很多见面的机会。”白马又转过头去看工藤,“听说工藤君做了咨询侦探?”

“嗯,比起做警察我还是觉得侦探更适合我……”白马起了话头,三人也就顺着话题聊了下去,没说几句就说到了高中时一起追捕过的怪盗基德。

“那家伙好像几年前就退隐了吧……就和当初一样突然就消失了。”服部和怪盗基德的接触最少,对基德只有些大概的了解。

工藤沉默了片刻。他和怪盗基德的接触大多是在他变成柯南的那段时间,虽然接触不多,对怪盗基德的印象却很深刻,每次想到怪盗基德就这么消失了,总是觉得有些不甘心,可怪盗基德确确实实地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工藤就算想把他揪出来也无从下手。不是一心想把他送进监狱,只是莫名的感到有些在意。

他抬头:“我记得白马你对基德挺关注的吧,”没记错的话,白马好像说过基德是唯一能扰乱他思考的人吧,“你后来又有调查过基德吗?”直到最后也没能知晓怪盗基德的真面目,工藤新一总觉得不能就此放下。

“是的,我当初转学过来就是为了怪盗基德……不过很可惜。”白马遗憾地摇了摇头,“基德消失之后我也调查过一段时间,可惜完全没有头绪……这一次,他大概是真的退隐了吧。”

工藤想要说什么,就听到有人敲响了包间的门。

“我去看看,应该是其他人来了。”服部自觉地起身去开门,果然是其他的侦探们到了,工藤也就止住了话题,和侦探们一起开始讨论这一次的工作。这一次的工作是侦探们和警方合作的一个案子,因此众多侦探里还混入了几个警方的人,不过归根结底这一次来参加讨论的都是推理能力非常厉害的人。

待他们办完正事已经是午后四点。侦探们陆续离开,最后只剩下工藤、服部和白马三个。

“哎现在又是只有我们三个了啊……”服部看看工藤又看看白马,“其实咱们三个还挺有缘分的呢。”

“我和服部一会儿还有点事情……白马你不回去吗?”工藤冷不丁问道。

“还不行。”白马摇摇头,“有人要来接我,但是他还没到……我得等他。”

“‘他’……?”服部十分敏感地捕捉到了关键字。

“嗯,我男朋友。”白马十分坦然地承认了,而且隐约还有种“我就是要晒”的意味,看的服部恨不得举起火把烧了这个坦荡荡秀恩爱的人。

工藤愣了一下,笑道:“真是看不出来。”

“很多事情,不是像表面上表现的那样而已。”白马抬头看看窗外,紧接着就微微翘起了嘴角,露出一个异常好看的笑容来,“看到告别的时候就要到了。”

“这就要走了吗?”工藤站起身来准备相送。虽然他还有一些问题想问白马……想必以后也是有机会的。白马刚刚转过头来和他们告别时眼睛里饱含的期待和爱意实在是太耀眼了,他觉得现在留下白马不让他去和恋人见面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阻挠别人谈恋爱可是会被驴踢的,这一回自己就体贴点吧,(这样就不会被闪瞎了)。

告别了工藤和服部,白马信步坐上了来时的车子,坐在驾驶席上的正是上午送他过来的黑羽快斗。

“快斗。”

“嗯?”握着方向盘的快斗立起了耳朵示意自己在听。

“今天……工藤君问了些关于你的事,想来他还是很在意吧。”

“……所以呢?”正好等红灯,快斗停下了车子扭头看向白马。不知为什么,他觉得白马说话有点吞吞吐吐的。

“我没和他说实话。”白马顿了一下,“其实我是知道的,以他的人品就算把你介绍给他也没有关系……但是我说谎了。”

“诶?”

“刚刚想起来对工藤君说谎时还觉得有点抱歉,现在……”白马直直看着快斗的眼睛,目光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满是暖意,“我觉得我做的是对的,一想到工藤君还惦记着你……惦记着基德,我这里就有些不太舒服呢。”说着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快斗一愣,随即换上一副无语地表情:“你这是……在吃醋啊,而且还是吃那个名侦探的醋,我跟他都好几年没见过了。”

“我知道,可是尽管如此……”白马看起来诚恳极了,“我还是会不舒服。”

“他又不认识我,放心啦。”别看白马平时那么从容坦然,在面对和自己有关的事情时却总是一副占有欲超强的样子。

但是我知道,他是因为在乎我才这样子呀。

思及此处快斗忍不住笑了起来。

“探,我可是和你说好了不会逃走的。”

“你是只属于我的。”白马抱住他,“怪盗基德是黑羽快斗……这可是只属于我们两个的秘密。我要独占这个秘密,别人谁都没有机会知道。”

“是的,这是我们说好的。”快斗拍拍他的后背,看了一眼红灯时间还足够,眼珠子一转就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来安抚他的恋人。

“探。”

“嗯?唔……”

一个调皮而温馨的吻,为这个发生在结局之后的故事画上了句号。




END.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