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DC/MK】名UP主怪盗基德掉马始末(2)

3/4组UP主设定,没大纲,不知道会写多少,万一坑了……嗯【。

关于上一次在文中提到的游戏参考参考了《逃生》,B站有实况,既有娇喘版又有淡定版,不管是哪一种都非常美味w


名UP主怪盗基德掉马始末


3.

“我和工藤服部他们准备进行连续两天的合宿,然后做一个一起打游戏的直播,黑羽君也一起来吧?”白马当初邀请黑羽快斗时可是一点询问的语气都没有,好像已经确定了黑羽快斗一定会来似的,而快斗也仅仅嘟囔了一句“才不去呢”就被青梅竹马逼着答应了。

“青子也想看你们一起录实况呢,好好直播哦!”

背负着青梅竹马的嘱托,快斗不得不踏上了前往工藤家的旅程,尽管白马非常热情地问他要不要坐他家的车一起去,刚刚知道工藤就是福尔摩斯粉的快斗还是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于是果断地拒绝了白马的提议,一个人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过去了。当他正准备敲门时,就听见里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声音带着非常浓郁的关西腔,肯定是那个谁了吧……没想到他住在大阪居然来的最早。

快斗按了门铃,对面接了对讲电话,却没有人对他说话,快斗只能听见对面的几个人好像在说什么,紧接着电话就被挂断了。

黑羽快斗:……

好在不到一会儿就有人来给他开门。

“我就猜是黑羽君来了,快进来。”给他开门的居然是白马。

快斗突然觉得白马的眼神有点奇怪,好像是在打量自己似的,忍不住问了一句:“我的样子哪里不对吗?”

“不……”白马愣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平日的从容,“黑羽君你和我进去就知道了,我介绍工藤君和服部君给你认识。”

跟着白马走进工藤家,快斗忍不住在心里感叹工藤家真是土豪啊……白马好像看穿了快斗心中所想,不经意地和他搭话:“工藤的父亲是世界闻名的作家,母亲是知名女演员,所以家境非常好呢,服部也是把坐新干线当成日常的人……当然比起我们家大概还是差一点点吧。”

黑羽快斗同学对白马这种不负责任的炫富行为表示了强烈的谴责,然而抗议并没有什么卵用。两人很快到了工藤家的大厅,一进大厅快斗就惊呆了,大厅里原本的两个人也惊呆了,只有白马探之前已经吃惊过一次所以这次显得非常淡定。

快斗面无表情地盯着工藤的脸,工藤皱着眉头盯着快斗的脸,服部看看工藤再看看快斗,看看快斗又看看工藤,脑袋摇得像拨浪鼓,白马……白马淡定地走到桌子边坐下喝了杯茶。

当白马开始给自己倒第三杯红茶时服部才终于按捺不住打破了沉默。

“你们怎么会那么像?!”黑皮肤的少年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大惊小怪地喊起来,“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我确定我是老爸和老妈的孩子没错。”快斗无语地抽了抽嘴角。

“你电视剧看太多了,服部。”工藤挑挑眉毛,好像是终于接受了事实。他朝着快斗一点头:“初次见面,我是工藤新一,不过想必你已经猜出来了。”

快斗点点头:“黑羽快斗,请多指教。看肤色就能分出你和服部来呢。”

服部:……又黑我!

几人相互把网络上的ID和真人对上号后,就准备进入正题。

“现在是上午9点5分26秒,我们有一上午的时间来做一些准备工作,比如调试设备,或者聊聊天什么的。”白马说着这次合宿的计划,“这一次的直播由我们四个人一起来做,计划是我们分别来做同一个游戏的不同阶段,鉴于我们擅长的游戏种类不太一样,我们把选择游戏这项工作交给了一位非常聪慧的小姐去做——顺带一提这两天的录像工作也将由她来完成。”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并不知道要直播的是个什么样的游戏。

“那我们现在干啥,就在这扯淡?”快斗吃了一口准备好的黑森林蛋糕,觉得味道相当不错,顿时就把之前的种种心情抛在了脑后。

“其实设备我之前都已经确认过了,没有问题。”毕竟是工藤主场,工藤提前就把准备工作都做得差不多了。

“虽然我们在聊天室里都已经算是比较熟悉了,真正见面还是感觉有点生疏呢。”白马优雅地放下盛着红茶的杯子,“不如我们来互相熟悉一下如何?”

“难得白马想出这么好的主意呢,喂工藤作为主人家你先来唱首歌吧!”

喂喂喂才不要好吗!快斗差点整个人弹起来阻止这一项提议,却不想白马比他更快拒绝:“虽然有些抱歉,但我强烈要求换个事情做。”快斗在旁边一再点头,开玩笑,真让工藤唱歌了还了得。虽然工藤在N站的本职是游戏区UP主,但他也偶尔发一些其他的视频,其中就包括服部偷偷录下来然后撺掇工藤本人发的一段……工藤唱歌的视频。声音还是那个声音,然而工藤的歌喉快斗实在不敢恭维,他还记得他点开那个视频之后的感受……

嗯,于是工藤唱歌的那个视频满屏幕都是“唱得好,我选择死亡”的弹幕,当中也少不了快斗的添砖加瓦,而在这之后工藤更是赢得了N站死歌(死亡颂唱者)、灵魂歌手等称号,称霸N站乐坛,所向披靡。

所以服部为什么这么喜欢怂恿工藤唱歌至今是个谜。

为了避免工藤开口唱歌迎来三人阵亡的结局,快斗迅速地从背包里掏出张盘来:“我带了个新游戏来,要不要玩?”

然后他就后悔了。

为什么好死不死是这张青子塞进去的《水族馆handsome》?!

 

4.

《水族馆handsome》是一个纯爱向文字类游戏,所谓的纯爱向其实就是耽美向,男主角是一名高中生,为了补贴家用到学校附近的一所水族馆打工,然后在水族馆里认识了各种各样的美男子,并且和其中的一个发展出了梦幻般的恋情……

以上即为《水族馆handsome》的简介。黑羽快斗以红色鲱鱼混迹游戏区时录制的游戏实况都是乙女向,即一个女主角与多个男主角之间发生美妙的恋情,而《水族馆handsome》……是个耽美向游戏也就罢了,不过快斗曾经听青子念叨过这个游戏,突然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据说,这个游戏,好像,还有,杀人事件。

没错,这个游戏确实是有一点点猎奇因素在里面的,这些是快斗听说过的;而快斗用眼睛看到的,则是这张光盘上的画面。

这是什么猎奇的画风啊!为什么每个人的画风都不!一!样!

看到光盘上画面的另外三人也都是一副“……”的表情。半晌服部才忍不住开口:“……原来黑羽你还玩猎奇向耽美游戏?”

“不不不并没有……!”快斗连忙摆着双手表示自己是无辜的,“这张盘是我青梅放进去的啦!你也知道我只玩乙女向的!”

不说还好,一说到快斗只玩乙女向,工藤和白马的表情反而变得更奇怪了。

所以说,为什么,黑羽君一个男孩子,要玩乙女向游戏呢……

工藤和白马突然就陷入了沉思,服部倒是没有注意到这点,还在纠结《水族馆handsome》的猎奇风格。

“这游戏我也听过,听说有点猎奇呢……”服部摸着下巴说,“机会难得,不如咱们就来玩玩看?”

快斗默默扭过头去。“文字类游戏我平时玩了不少,这个还是你们玩我在旁边看吧。”其实自己是真的一点都不想和他们三个玩这种略猎奇的耽美游戏呢。

“等等,这个游戏……好像是有杀人事件?”用手机搜索了一下的工藤突然出声,随即得到了快斗肯定的答复:“美咲学长那条线路会有杀人事件。”

工藤点了点头:“好,那我们来走一下美咲学长的线吧。”说着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拿走了快斗手中的游戏光盘放入了台式电脑的光驱中,淡定地坐在了电脑前开始安装。白马和服部眨了眨眼睛,也拉了椅子过来准备围观,完全没有看到身后快斗同学的尔康手。

当工藤安装完游戏的时候快斗也早就放弃挣扎任命地坐过来了。工藤安装完游戏后很自然地点开了游戏的图标。

游戏开始了。

工藤按照习惯给男主角起名柯南,紧接着就正式进入了游戏。男主角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为了补贴家用到家附近的水族馆打工,在来到水族馆的第一天就见到了这里的几个美男子。

……至少游戏里是这么说的。

在见到第一个可攻略角色时服部忍不住抬手指着屏幕:“这叫美男子?!”

“……大概在男主角,啊不,柯南君的眼里是美男子吧。”

工藤新一受到会心一击,然而自己选的游戏,哭着也要打通关。快斗在后面捂住了脸,一边在心里给白马点了个赞,一边给工藤点了个蜡。

加油啊平成的福尔摩斯,坚强点啊。(这游戏是你自己说要玩的,到时候不要找我算账。)

游戏继续进行着,几个可攻略角色一一登场,尽管他们风格迥异,却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画风猎奇。所以说那个尖下巴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前一秒和后一秒的同一个人看起来完全不像啊!心里刷过无数弹幕的工藤已经眼神死了,而他旁边和身后的三人都是一脸“这游戏让人无法直视”的表情。

没有作死要玩它真是太好了呢。三人默默地想。

“这个就是美咲学长。”又一名可攻略角色出场时快斗给工藤提示了一下,毕竟工藤心心念念的杀人案必须要走美咲学长的路线才能看到。工藤点点头,眼神一下子就变了。

快斗:兔美……阿不,工藤的眼神突然犀利起来了!名侦探工藤!

“工藤要认真起来了呢。”服部摸着下巴说。

“不过角色初登场就认真起来真的不会太早吗?”白马质疑。

“因为一丝一毫线索都不能放过,对吧工藤?”说罢服部还给工藤送去一个“我说的对吧”的眼神,然而工藤已经看着美咲学长眼神死,并没有给他回应,服部遗憾极了。

基佬紫颜色的长发,因为画风猎奇而看起来异常颜艺的笑。男主角柯南在水族馆工作的时候突然被人叫住,转过身去时就见到这么一个人向他走来,伸出一只手递过了什么东西。

【小哥你的肥皂掉啦!】

“咦捡肥皂吗……”白马小声嘟囔了一句,意犹未尽的句尾给人一种意味不明然而细思恐极的感觉。快斗和服部只是心中一寒,而工藤的身子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

在没有推理的部分,工藤很少开口解说,因此在游戏过程中竟然十分安静。

男主角后来从同在水族馆打工的青梅竹马(性别男)那里知道这个捡了他肥皂的好心人是和他一个学校的学长,名叫美咲,据说是一个不良青年。

【可是我觉得他人很好啊。】男主角对自己这样说着。

哪里好了?!

以上为屏幕前四人共同的心声。

“其实。”工藤突然转过头来,“我不太擅长玩恋爱类游戏。”

所以呢?三人等着工藤接下来的话。

“术业有专攻,不如还是黑羽君来吧。”这样说着,工藤十分自然地起身,尽管脸上没什么表情,快斗还是觉得自己从工藤脸上看到了隐隐约约的得逞的狞笑。

救命我才不要玩啊……!!!



TBC.


这次参考的游戏是《学园handsome》,超明显的吧www

评论(5)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