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黑羽快斗中心】生日快乐

先祝小同学生日快乐><

大概是生贺,作者丧心病狂注意,文章中间会有阅读说明,请按照说明食用w

作者有病注意,作者有病注意,作者有病注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然后关于参考的部分1.Elysion和Abyss的分节来自Sound Horizon乐队的专辑Elysion。2.后半部分有一些句式来源于漫画《星轨是天空的道路》,有一句话是此漫画中一句台词的改编,用词差不多但是内容变了。

以上,请谨慎食用。


生日快乐

 

SIDE Elysion

黑羽快斗在青梅竹马的呼唤声中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片医院特有的白色,紧接着他就看到中森青子的脸。

“快斗你终于醒啦!”青子伸出手在快斗眼前晃了晃,脸上带了些关切的神情,“看起来还迷迷糊糊的呢,可别再睡过去了。”

快斗无语地撇撇嘴。

“我当然是醒了啊……青子你不是能看到的嘛。”

他撑着床支起身子,下意识地抬手想拨开青子的手,却瞬间想起了他被送进医院之前的事情。他化身怪盗基德与组织对决,虽然最终取得了胜利,却不幸受了点伤,因此他才被送进医院,而在他去与组织决战之前……

想到这里他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脸色也从病弱的苍白变成煞白。在他与组织决战之前……黑羽快斗就是怪盗基德这件事终究还是被中森青子知道了,她来质问他这是不是真的。面对青梅竹马饱含怀疑和愤怒的眼神,他一句谎话都说不出来,青子被他气走之后,为了能够按之前的计划行事,他也没有追上去,只想着事后再来向青子解释,然而当他再醒过来时就已经是在医院里了。

所以……现在向青子解释的话,能得到她的原谅吗?

想到这里快斗的心情沉重了许多。青子就站在他的病床旁边,一看快斗的脸色就猜到了他心里所想,在心里叹了口气就伸手揉了揉快斗的头发。快斗还沉浸在“青子不原谅我可怎么办”的恐惧中,突然被人摸了头,便睁大了眼睛,讶异地看向青子,就听见上方传来青子有点无奈的声音:“我当时有点气糊涂啦……我怎么可能因为讨厌基德就讨厌快斗呢?你别多想啊,我原谅你了。”

在听到青子说原谅他的瞬间,快斗的眼角不受控制地湿润了。背负了许久的秘密终于不用再向亲近之人隐瞒,长期被压抑在心底的恐惧也因为青梅竹马宽恕他的话语消失不见,内心深深的愧疚感也被冲淡许多。

快斗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是得到了救赎一般。他发觉自己要失态,忙用双手挡住脸,头却低下去,不让旁人看见。青子静静地站在旁边,并不劝他,过了几分钟才递了毛巾给他。快斗低着头接过毛巾,胡乱擦了一把,再抬起头时已经是他常挂在脸上的笑颜,只是发红的眼眶出卖了他刚刚的情绪。

“我没事了……谢谢。”

“你没事就好啦。”青子见他恢复过来,这才笑道,“你先去好好洗个脸,一会儿还有人要来呢。”

“诶?”来探病吗?

“一会儿你就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了,快去洗脸。”

快斗被青子推着去洗了脸,出来就看到小泉红子已经出现在了病房里。见他出来,相谈甚欢的两名少女齐齐转过头来看着他。

“这次可真是捡了条命呢,黑羽君。”红子抱臂看他,“身体感觉怎么样?没什么问题吧?”

其实对小泉红子,快斗还是有点怕的,她的来访让快斗感到一丝莫名怪异。

“其实感觉很健康……说起来我到底是受了什么伤进的医院啊?”刚刚去盥洗室洗脸的时候快斗就发现了,自己身上好像根本没有伤口,行动也没有异常,但是他记得自己晕过去之前是受了不轻的伤来着……

“快斗你要感谢红子哦。”一旁的青子突然插话,“如果不是她用魔法把你从冥府边缘拉回来,这回你可能就真的翘辫子了。”

原来是这样吗……快斗看向笑吟吟的红子,眼神有点复杂。他一直看不透小泉红子这个女生,却没想到……她能对自己这么好,甚至救了自己一命。

“谢谢。”想到这里快斗神色郑重地向红子道了谢。

红子一愣,随即笑道:“真心谢我的话就以身相许如何,黑羽君?”

“……以身相许什么的我可是敬谢不敏。”快斗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红子也没再多说什么,只回给他一个骄傲的微笑,就又扭头和青子聊了起来。快斗坐回病床上,正准备说点什么,就听到病房外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

“失礼了。”

“……白马?”

褐色短发的高中生侦探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进来,先到两位女士面前问了好,这才走到病床旁边向病人致以了真诚的问候。

“黑羽君已无大碍了吗?”白马探微微倾下身子问他。

“感觉就和没受伤一样。”快斗动动胳膊示意自己的身体没什么问题,问道:“你呢?我记得你之前被组织的人袭击住院了,都好了吗?”

褐发的绅士一笑:“托黑羽君的福,已无大碍了,不过没能参加决战倒是有些遗憾。”

“……之前还要多谢你。”虽然因为受伤住院没能参加最后与组织的决战,白马探在与组织的对决中也发挥了作用,如果没有他拼着受伤带回来的情报,决战时的损失可能会更大。不管怎么样,白马受伤也是因为自己,想到这里快斗还是向他道了谢。

“我很高兴能帮到黑羽君的忙,所以不用谢我,毕竟我不想看到有女士因为黑羽君而流泪啊。”白马意有所指地看了看青子和红子。快斗无奈地扶额,果然说不了几句话假洋鬼子平时的风格就出来了……

见快斗无意接话,白马拍了拍手,高声说:“可以进来了。”

一名上了年纪的女管家推着一辆餐车进入病房,而手推车上层放着的是已经准备好的红茶和若干个精致的杯子,还有一些茶点,下层则扣着一个半圆形的金属罩。女管家将餐车停在病房中间的空地上,就鞠了个躬退了出去。

快斗一头雾水:“白马你这是要……?”

“没什么,一会儿还要有客人来,所以我请管家婆婆做了些准备。”

就在快斗还在疑惑“为什么今天这么多人来看我”的时候,就有脚步声从病房外传来,和脚步声一起传入的还有那个熟悉的关西腔:“黑羽我们来啦!”话音未落,病房里的几人就看到服部平次搭着工藤新一的肩膀,两人一同走了进来。

服部在问候了下快斗的身体状况后就自来熟地去找两位女士和白马聊起了天,工藤新一则扯了把椅子在快斗病床前坐下,好好地打量了他一番,看得快斗有点发毛:“……有什么不对吗?”

工藤摇摇头:“不,我只是非常讶异……这世上居然真的有魔法这种神奇的东西。”

“其实我也吃了一惊呢……不过你不觉得你之前变小那事儿比魔法还魔法么?”

“所以说宫野是天才呢……她今天去参加世界药物会议了来不了,让我给你带个好。”见快斗表示知道了,工藤又接着说:“你那边彻底完事儿了?”

快斗点了点头:“是的,虽然我最后晕过去了……但是我确定我把它捣毁了。”之前工藤和服部对付黑衣组织的时候,快斗也顺便给他们搭了把手,几人便因此结下了些情谊,只是到快斗对付神秘组织的时候,工藤和服部因为有别的案子脱不开身,没能前来相助,好在事情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寒暄,快斗发现自己的病房里弥漫着一种非常愉快的气氛。他忍不住问:“说起来,你们怎么都想起来今天过来看我?我妈呢?”他记得和组织对决的时候黑羽千影也在,怎么这个时候就不见了呢。

“快斗真笨。”除快斗之外的几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最后青子上前一步伸出一根手指点了下快斗的额头,“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

“……今天?”之前为了准备决战他忙得晕头转向,后来又在决战里直接受伤晕了过去,再醒来时也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日子,病房里也没有日历能让他查阅。

青子双手叉着腰还想要说些什么,就又有几个人的脚步声从病房外传来。众人转身看去,来人却是黑羽千影、寺井黄之助和中森警部。

“你们都来了啊~”黑羽千影见病房里已经有了这么多人,笑着走上前来,伸手揉了揉快斗的头发:“快斗你醒啦,身上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啊?刚才妈妈有点事情所以托了青子帮我照看你。”

“没事啦老妈……”快斗甩甩头从千影的魔爪下挣脱出来,他可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愉悦地接受母上大人的抚摸,“话说你们今天这是要做什么啊……一个个都突然跑过来,就连警部和寺井爷爷也来了……”在最后一次行动之前,快斗找到警部和他摊了牌,警部沉默了许久,最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却没有一句责怪他的话,在最后的行动中还帮了他大忙。

中森警部和他打了招呼,就找了个地方坐下。白马已经给每个杯子都倒上热气腾腾的红茶,寺井在确认了快斗的身体状况后,就俯身将餐车下层的东西取了上来。

快斗仍然一头雾水。

他很怀疑他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

“等等,还有个人没来。”千影这样说着,在快斗疑惑的目光下走了出去,再回来时身后已经跟了一个人。

快斗的目光已经无法从那个人身上移开。

他想起来了,在决战时他已经隐隐察觉到了什么,只是当时需要注意的事情太多,他没有多想,而现在……

他多么想冲上去,张开双臂,拥抱那个人。他多想和那个人抱怨“你怎么能抛下我和妈妈这么多年”,但一想到此刻的重逢,他早把这些情绪忘记了。

黑羽快斗唯一想做的,只是欢迎自己的父亲回来而已。

——就在他行动之前,黑羽盗一已经紧紧抱住了他。

“老爸……”快斗紧紧地回抱住父亲,真实的触感让他意识到这不是在做梦,声音已经带了哭腔。他知道,这是这么多年来最能让他感到开心的事。

……可是为什么自己要流泪呢?

“快斗,你辛苦了。”

他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顿时感到万分安心,感觉他一直以来的付出都有了回报。

如果这是梦,他情愿永不醒来。

幸好这不是梦。

 

待快斗再次冷静下来,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成了众人视线的中心。

……好丢脸。

可是好高兴。自从八年前那件事发生,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人都到齐了,那么我们就开始吧?”黑羽千影女士拍了拍手,在快斗疑惑的眼神中示意寺井掀开了金属罩。

快斗这才看清罩子下面原来是一个生日蛋糕,同时听到的还有众人的祝福。

“生日快乐!”

快斗睁大了眼睛。

原来……今天是他的生日啊。

“……谢谢。谢谢你们。我非常高兴。”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快斗的目光扫过面前的所有人。他要把今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记在心里。他想,今后即使他老去、过去的事情都记不清了,他也不会忘记今天。

从心底涌出的无尽的欢愉已经将他淹没。一个笑容展露在他的脸上,无比的耀眼炫目。

看着聚集在一起为他送上生日祝福的众人,快斗默默地告诉自己。

你们都在我身边,就是最好、最珍贵的礼物。


【说明:到这里是HE,后面是刀,请谨慎食用。】


SIDE Abyss

病房充斥着刺眼的白色。

黑羽快斗穿着病号服坐在床上,脸上的表情诡异地变化着,时而露出像孩童般喜悦的笑容,全身都松弛下来;时而却又异常狰狞,仿佛遇到了什么令人惊惧的事物一般,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

看护他的护士无奈地摇摇头。黑羽快斗呈现这种症状已经很久了,他们也无能为力,好在他并没有自残倾向,倒也不会太令人担心,惋惜却少不了。

而看护人员不知道的是,黑羽快斗正处于一种天人交战的状态中。在他的眼前闪烁着别人看不到的影像,而他自己也只能断断续续地看到这些影像——也因此他的表情才会有那般的变化。

他看到青子摸着他的头,轻声说已经原谅他了。

——不对,那样活泼可爱又善解人意的青子,已经在发现他就是怪盗基德的那天死于车祸。

他看到浑身上下透着神秘却又有着善良内心的红子,笑着问他是否要以身相许。

——不对,虽然他当时昏迷着,但是他的灵魂看到了,红子为了唤回他的灵魂,甚至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与魔鬼交易。

他看到以绅士自诩的白马探,优雅地为众人倒上红茶。

——不对,那个看起来傲气待人却十分温柔的大少爷,为了探查组织的情报,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他看到名震东西的两位名侦探勾肩搭背向他走来。

——不对,早在与黑衣组织的对决中,不畏生死的他们就已双双殒命。

他看到黑羽千影笑着揉他的头,祝他生日快乐。

——不对,那位坚毅果敢的女士在最终的决战中,已经和组织的BOSS同归于尽。

他看到寺井爷爷为他端上生日蛋糕。

——不对,一向和蔼慈爱的寺井爷爷,在决战时为了救他永远地留在了战场。

他看到中森警部也为他献上生日祝福。

——不对,在知道爱女殒命之后,警部因为精神不振死于流弹。

他看到自己的父亲其实没有死,还被千影带来为他庆祝生日。

——不对,他早就知道,黑羽盗一在八年前就死于那一场事故,根本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不对、不对、不对!

和乐融融的景象是假的,那些令人心怡的祝福是假的,除了这间病房,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

突然之间快斗就意识到了一切,整个人怔在那里,眼睛一眨就倏地流下泪来。

所有自己在意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一切都是假象。什么都是假的。没有生日祝福,没有生日蛋糕,也没有那些爱着他的人。

一切都是幻想。正是因为失去了一切,他才沉溺于虚伪的想象。

一切都是虚无。

黑羽快斗其实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精神有些不太正常,但是他实在是舍不得那些令他感到万分幸福的幻象。

他的朋友们。他的长辈们。

如果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他麻木地勾起嘴角,却无法像从前那样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曾经的自己是那般坚强,现在却是这般不堪一击。

就这样吧。

他闭上了眼睛。

如果现实只有真实的痛楚,我宁可选择虚伪的幸福。

或许这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可这也是只属于我的乐园啊。

 

几秒后,快斗睁开了眼睛,眼中一片清明。紧接着他咧开了嘴,露出一个孩子般纯真的笑容来。

“生日快乐,快斗。”

 

 

END.


来自小伙伴花洒的小剧场:和脚步声一起传入的还有那个熟悉的关西腔:“黑羽我们来啦!”话音未落,病房里的几人就看到服部平次搭着工藤新一的肩膀,两人一同走了进来。

话音未落,就看到工藤新一和他的影子进来了【。

#花样黑服部#

评论(1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