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名侦探柯南/魔术快斗】一个胸垫引发的惨案

提前给 @修罗地狱 的生贺,预祝修罗生日快乐~\(≧▽≦)/~

早就想写这个梗啦总算写了出来!不过脑洞特别大,请谨慎食用【

无CP,仁者见仁吧,耶【。


一个胸垫引发的惨案

 

SIDE  A.

故事发生在工藤新一协助FBI和日本警方破获黑衣组织并恢复了原本的身体之后,怪盗基德完成自己的使命之前。

听说铃木次郎吉老爷子又给基德发出了挑战信,想着反正也没事干不如来看看宿敌怎么样(顺便给他找点麻烦)的工藤新一就和小兰园子一起来到了宝石的展出地,他仔细地打量了四周之后皱起了眉头。

“这次……感觉好像没有什么机关?“

铃木次郎吉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嘿嘿嘿,等基德来了你就知道了……“看老爷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工藤新一便也没有多问,就去查看宝石展览厅隔壁的几个房间了。

不过真的感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呢……工藤新一一只手托着下巴想,到最后也没看出来到底有什么机关。时间过得很快,工藤新一感觉到时间的流逝,抬起手来看了看表。

啊,快到时间了……他扭头看看左右,才发现刚才一直和他在一起的园子和小兰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其他人大概都在宝石展出的大厅吧?

当他正准备转身回大厅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

“新一?你怎么还在这里,快到时间了呢。“小兰脸上带着新一熟悉的笑容走了进来,“快和我一起过去吧?”

新一点了点头就准备和小兰一起出去,然而属于侦探的敏锐的洞察力在这临近基德出场时间的时刻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新一只随意地扫了小兰一眼,就发现了不对劲。

……非常不对劲,可是具体是哪里有问题自己却说不出来。

新一习惯性地皱眉,小兰却浑然未觉般走到了他旁边转过身子面对他:“怎么了新一?是想到基德潜入的方法了吗——”

新一站在原地看着小兰越走越近,脑子里却在不停地运转——他记忆里的怪盗基德从来没有重复假扮过同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但是根据之前和中森警部聊天得到的情报来看怪盗基德也是有过重复假扮同一个人的先例的所以这一次他完全有可能在知道江户川柯南就是工藤新一的情况下再假扮一次小兰而刚才的第六感也告诉自己这个小兰好像有哪里不对……!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闪电,新一猛地睁大了眼睛,目光直指面前的“小兰”。

发现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高中生名侦探工藤新一在那一刻突然目光如炬,电光火石之间就已经伸出了那只迫不及待想要探查真相的右手。

在他触到那物的瞬间,他就迅速地从手感上确认自己的判断并没有错。识破了基德的新一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在他正要抬头向基德宣告自己的胜利的瞬间——

面前“小兰”的话语戛然而止,抽搐着嘴角瞪着他。听到手关节活动声的新一此时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这个姿势到底有多么的不妙——他正微倾着身子,一只手扣在面前的“小兰”的左胸上——脸上得意的神情也在短短的一瞬间变成了惊悚。等等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姿势我只是想验证自己的猜想对不对而已我并不是袭胸狂魔啊……!!!

等等,虽然这个姿势很不妙……但是面前的人是基德不是小兰啊!想到这一点的工藤新一顿时一脸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种捡回一条命的感觉就是了……

莫名庆幸捡回一条命的名侦探正准备调整好心态继续发表他的逮捕宣言,就发现了他刚刚忽略的地方。刚才他确实听到了小兰常常在揍人之前发出的活动手指手腕的声音,但是面前的“小兰”可是一只手叉着腰啊……?

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处境的工藤新一僵硬地扭头看向门口,在看到门口一脸见鬼的表情的园子和咔吧咔吧活动着手腕手指的少女时不可抑制地眼前一黑。

……我命休矣!!!

 

SIDE  B.

黑羽快斗从没觉得自己像最近这么倒霉过,先是名侦探恢复真身频频阻碍自己作案,还有白马白天晚上两班倒对自己虎视眈眈,再加上刚刚过去的期末考试……受到多重摧残的黑羽快斗同学不负众望地感冒了,虽然已经差不多能算是痊愈他也仍然有些精神不佳,于是在今天准备行动的时候他少带了一样东西。

他少带了一个胸垫。所谓的一个胸垫,其实是一副胸垫,这可是黑羽快斗作为怪盗基德假扮女孩子尤其是大胸女孩子的发家利器,由于今天计划要假扮的人是毛利兰小姐,他还早早地就准备好了要用来垫胸的道具。

——然而在最终打点行装的时候还是少带了一个。

黑羽快斗在放倒毛利兰后才发现这个令人悲伤的事实,立刻心急火燎地给寺井爷爷打电话,然而寺井爷爷正在远程帮他解决铃木次郎吉搞来的新装置分身不得,只好把胸垫包好了放在一个不透明的袋子里委托路过的青子给送过来。青子刚好和惠子约好出去逛街就答应了帮寺井爷爷捎东西,正准备绕远路去宝石展览处时刚好遇上了正要去往那里的白马探,于是就把东西托付给了白马探,让他把东西送到宝石展览处的某个地方。

“白马君把东西放到那里就可以了,寺井爷爷说会有人来拿的,那就拜托啦,我们先走啦!“朝白马探挥了挥手青子就揽着惠子走了。

黑羽快斗在这边左等右等就是等不来东西,眼看预告时间就要到了,也顾不上材料不全只好撸袖子上,然后就导致他假扮的毛利兰小姐的胸围直接小了一号。

希望他们看不出来……在心里暗暗地祈祷之后他就整理好心情朝着工藤新一所在的房间走了过去。

名侦探应该不会这么绅(hen)士(tai)地注意女孩子的胸部吧?

在被名侦探“袭胸”之前,他确实是这般侥幸地想的。

 

SIDE  C.

当白马探终于从交通堵塞的地狱中脱身到场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景象。不得不说白马探的到场时机非常精准恰当,(正符合他处女座的身份,)他幸运地(?)围观了事件的全程。

事后,我们这位从伦敦归来的名侦探每每回忆起当时的场景,都是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

“不得不说毛利小姐非常英勇……我真是永远忘不掉毛利小姐战斗时的飒爽英姿。”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抬手扶额,“就连平成时代的福尔摩斯和亚森罗平联手……对上她也是毫无胜算。”

当天基德可以说是铩羽而归,宝石的边儿都没摸到就捂着被揍的脸狼狈地逃跑了,在这之后铃木次郎吉才发现安保装置已经被远程破坏了;而我们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君……

目睹了全程的白马侦探在心里给他点了一根蜡烛。

啊,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啊。白马看看手里的东西,觉得他可以把这东西还回去了。

至少今天肯定是已经用不上了。

但是不能怪我,我又不是故意被堵在路上的。虽然对于自己“做好事”未遂有些遗憾,白马侦探还是在心里为自己优秀的道德素质暗爽了一下,不动声色地融入了人群,深藏功与名。

 

SIDE  D.

事后。

园子:“基德大人肯定也没想到小兰你因为经常被卷入案件所以对催眠喷雾的抗药性提高了吧。”要不然还要再晚一点才能醒过来。

小兰:“……我现在十分怀疑新一和怪盗基德有一腿。(要不然为什么会这么毫不犹豫地袭胸验证身份啊!)”

园子:“……”

服部:“为什么又不带我玩!“

至于后来毛利小姐变成了新K新家的大手,就已经是后话了。

 

 

END.


评论(30)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