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新快]自首之后

给 @索银 的生贺,生日快乐~\(≧▽≦)/~

索银说要HE所以我给了HE!还有我的小伙伴脑洞的小剧场(?)

其实写的有点乱啦想到哪写到哪,具体内容其实看标题就能想到点……我觉得还是挺欢乐(?)的啦

以及,其实还有一个捅刀的后记233333那个我本来想反白的结果LOF没有反白功能,所以……不想被捅刀的话看完正文就不要往下面翻啦!不要看后记!【


自首之后

1.

自怪盗基德向警方自首已经过了一个月了,然而看守他的狱警们表示自己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每天门口都围着一群粉丝!这都一个月了!”

“而且还在外面喊口号……”

“基德大人您能不能想个办法让他们消停消停……”

对此黑羽快斗表示虽然自己很擅长调动观众情绪也很擅长让人群躁动起来但是安抚什么的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要不然……你们帮我个忙?”

在狱警的帮助下黑羽快斗很快拿到了他要的东西,然后把组装好的东西交给了狱警。

“水野先生,你拿着我这个魔术手枪把里面的东西发射出去,他们就能听见我的声音了,不过粉丝们能不能听我的话我也不能保证,你去试试吧。”

“嗯、嗯……我这就去!”拿到了偶像亲手交托的东西,名为水野的狱警激动地话都说不顺溜就走了。

没过多久外面就安静了下来。黑羽快斗无奈地摊开双手叹了口气,这才送走了刚刚来求助的几名狱警。

反正他是没想到狱警里也有他的粉丝。

 

2.

事实上许多事情都出乎他的意料,比如在他出院转来这座监狱的第一天,就有不少犯人惊恐地看着他。

“卧槽工藤新一!”

“我就是被这个混蛋侦探送进来的!”

“完了,监狱里要发生杀人案了……”

黑羽快斗无语地扭头问身边的狱警:“……这监狱里到底有多少人是工藤新一送进来的?”

“啊,差不多一半左右吧?另一半是毛利侦探送进来的。”

黑羽快斗忍住扶额的冲动,在心里默念扑克脸扑克脸,这才没有露出颜艺的表情损坏怪盗基德的形象。毛利侦探……明明还是工藤新一好吗!难道这整个监狱里的人除了自己是自首剩下的人都是被他送进来的吗!

不愧是有死神之称的人。

不过……自己倒是有点想他了。

 

3.

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暗通款曲……啊不,情投意合是很早的事情了。当时黑羽快斗刚刚把偷到手的宝石还给江户川柯南,正展开翅膀飞在天上逃跑,当他确定自己安全了之后就忍不住开始发散思维想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比如今天他突然想到的……为什么自己这么喜欢逗那个小侦探玩?

当他想到自己喜欢逗江户川柯南玩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呆住了。他喜欢逗青子玩是因为青子是他的青梅竹马,俩人从小一块长大熟的不能再熟;他也和少年侦探团那几个小孩子接触、相处过,也从来没这么想逗他们玩啊?(想到那个棕色头发的小小姐时他忍不住抖了一下)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虽然自己有时超级爱玩,也从来没有干出过太出格的事,按理说自己是不会逗不够亲近的人的,那么按照这个逻辑来推理的话……他居然把那位小侦探当成是亲近的人了?!

获得了这个惊人的认知之后,黑羽快斗就到家了,他收起翅膀,决定好好地考虑一下自己的人际关系问题。

然后他又发现这根本不是人际关系问题,而是感情问题。

“啊啊啊我怎么会喜欢名侦探的啊?!!!!”

当晚黑羽宅响彻着黑羽快斗同学震透灵魂的哀嚎。

幸好当晚黑羽千影女士不在家,否则被吵起来的前怪盗淑女一定会一个鲤鱼打挺起来揍他。

 

4.

后面的事情就十分水到渠成。开了窍的怪盗开始给情商堪忧的名侦探各种各样的暗示,然而工藤新一并没有猜出来他的意思,于是黑羽快斗这才悟了自己应该打直球,于是在他们又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直接向还是江户川柯南的工藤新一说明了自己的心意。

“所以名侦探是怎么想的呢?”他有些开心地看着一脸诧异的名侦探,没有等他回答就害羞地飞走了。

再后来他们俩就开始狼狈为奸……不对,开始谈恋爱。尽管工藤新一有着出色的推理能力他也完全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和这个世界闻名的大盗谈起恋爱,但是他无法否定,当怪盗基德向他告白时,自己的心里好像有什么破土而出了,随即感受到的就是难以名状的喜悦。

“所以我当时就遵从内心答应你了。”后来被问到“被告白时什么感觉”的工藤新一如是说。

“……对了。”突然想起了什么的工藤新一突然斜眼看他,“你认识我的时候我可是江户川柯南,对一个小学生都能……你不会是恋童癖吧?”

“才不是啦!我当时已经知道你是工藤新一了!”黑羽快斗记得自己当时很迅速地反驳,然而看工藤新一的神情不像是很信服的样子。我觉得恋童这个黑锅我一辈子都摘不掉了,黑羽快斗想。

在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交往之后不久,害死黑羽盗一的那个组织终于被警方一网打尽,而与此同时,江户川柯南也开始试验灰原哀的新药,这一次的解药成功率非常高,柯南变回新一指日可待,但另一方面这也预示着他们和黑衣组织的决战就在眼前。在决战前夕,黑羽快斗和恢复原身的工藤新一获得了一段短暂的宁静的时光。

“当初你也帮过我,所以这次轮到我来帮你了。”黑羽快斗熟练地帮工藤新一打好领带,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着。

“……其实我真的不希望你也卷进来。”工藤新一任他动作,却微微皱起了眉。当初干掉SNAKE那个组织其实也有工藤新一的份,黑羽快斗就以还人情为由一定要给他帮把手,可是工藤新一却并不希望如此。

“我能帮上忙的,你忘了我是谁吗?”黑羽快斗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可是有不死之身。”他直直地看着工藤新一的眼睛,眼神里没有丝毫畏惧。

“……我明白了。”感觉到了恋人的决心,工藤新一眉头舒展开来。

两人商量好计策之后,黑羽快斗向合作的警方表明了身份,并表示这一次案件结束之后就会自首。在多方力量的综合努力下,黑衣组织终于覆灭。

 

5.

“因为头部受了伤,我在医院呆了半个多月才出庭,然后就到这里来了。”黑羽快斗这样和他的室友说。

他刚被转来这所监狱时,中森警部托了一个熟识的狱警照顾他,于是被拜托的水野先生就给他找了一个好相处的室友。

“不用紧张,你室友脾气挺好的,很好相处。”

然后黑羽快斗就认识了他未来的室友。这位室友先生看起来十分面善,并不像什么凶恶之人,他的相貌也很好地缓解了黑羽快斗紧张的情绪。

“我叫羽贺响辅。”那个男人笑着自我介绍。

“我叫黑羽快斗,请多指教。”黑羽快斗挠挠头,走到他对面的凳子上坐下来。

 “你也是被工……毛利侦探送进来的?”听闻羽贺响辅是被毛利小五郎送进来的,黑羽快斗心里忍不住想吐槽,说是毛利侦探,其实是某个人形自走死神吧……

“好像这所监狱里差不多一半人都是毛利侦探送进来的吧?诶,你也是吗?”

“呃,我是自首的。”

“自首啊……”不知想起了什么的羽贺响辅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有些事情如果当初我也能意识到就好了。”

“?”

一个小时后黑羽快斗才知道他面前这个看起来很和善的室友是一件连环杀人案的凶手。

人不可貌相啊,他想。

 

6.

由于黑羽快斗还是未成年人,警方没有公布怪盗基德的真实身份,连带着连第一代怪盗基德的身份也没有公开,所以除了在这里工作的狱警和参与了案件的相关人员,黑羽快斗就是怪盗基德这一事实并没有太多人知道,被嘱咐过的黑羽快斗如果和别人说起,只说自己是因为盗窃进来的。

没说错啊就是盗窃啊。他想。这也不能算骗人吧。

虽然在这里没有人身自由,黑羽快斗过的居然还不错。他托人给他送了一副扑克牌,没事的时候就拿来练练手免得以后手生,和他同住的羽贺响辅偶尔还会拉小提琴给他听,偶尔还有狱警跑过来找他聊天。

“基德大人有什么喜欢的人吗?”

想不到狱警先生也这么八卦啊……

“有啊。”想起那个人,他的表情柔和起来。

“……方便透露一下吗?”

“是工藤新一。”他坦然地说,然后他捕捉到了水野先生脸上一闪而过的错愕,而水野先生很快露出了尴尬的表情,“这、这样啊……”

两人很快换了话题,不过黑羽快斗还是忍不住想起刚刚水野先生的表情,果然同性间的恋爱关系不是很容易接受吗……比起这个,大概自己的偶像在和一个同性谈恋爱可能更难接受一点?

黑羽快斗也常常写信,让家里人不要担心自己,告诉新一自己在这里见到的不吐槽不开心的事,可是却一直没收到回信。

大概是那个案子的收尾还没有结束吧?他对此表示理解,估计现在新一正忙得脚不沾地,所以才没时间给他回信。

虽然有点寂寞,但是他不会难过。

因为新一和他约好了,会一直等着他。

也不知道那位小小姐的解药是不是真的完全解决问题了。

 

7.

没过多久中森警部又过来找黑羽快斗,和他了解上次案子的一些情况。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警部好像在找机会观察他似的。

“怎么了,警部……?”说完正事之后他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啊没什么,我就是有点不放心……快斗君你真的没事了?伤好彻底了吗?”

“我好了啊。”黑羽快斗看看自己的手脚,动了动,嗯,都很灵活,肯定是好了嘛。

“哦,那就好……”中森警部有点心不在焉地答应着,站起身来。

“对了警部。”黑羽快斗叫住他,“新一最近怎么样?”

“新一?……工藤新一?”中森警部的脸色变了变,才想起了什么的样子,“他啊……最近跟着我们警方守卫,挺忙的。”

黑羽快斗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警部。”

中森警部对他点点头,有点匆忙地走了。自从自己的身份暴露之后,警部见到自己总是有点不自在,其实说来还是他对不起警部呢……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但是,他很感谢中森警部。在过去的几年里警部其实对他颇为照顾,结果就一直照顾到现在。在法庭上中气十足地为基德据理力争的人,不是他又是谁呢?

 

8.

“诶?还要回医院?”

“是的,上次中森警部来了之后说要带你再去医院检查检查。”

“唔……好吧。”

黑羽快斗简单地收拾收拾就和狱警又回到了医院,没想到做了简单的检查之后被要求住院观察了。

“是哪里出了问题吗?”

主治医生给他解释道:“我们觉得你的头部还有点隐患,所以要留你观察一段时间。”

然后他就又回到了医院,虽然他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好了。

大概是中森警部不放心自己吧。

 

9.

水野先生有一天来医院探望黑羽快斗时,对他被关进来却一点都不沮丧表示了好奇。

“我不后悔我之前做过的事,但这是我应该接受的惩罚。”那个少年用平静的声音回答他。

“而且,我并不是一个人。”

他笑起来,一如最初。

“有个人啊……答应了会一直等着我。”

水野愣住了。

在那一瞬间,他在这个少年的眼里看到了光。

 

END.


小剧场(来自我的小伙伴花洒):

黑羽快斗在决战里伤到了头,凶手是一个小黑人。

其实是服部。

融入了背景【。


想看HE的不要再往下拉啦!













后记:

服部平次蹲在一块墓碑前,放下了一个小盒子。

“好久不见啦,工藤……喏,这是这次他给你写的信,上次我去看他时他还跟我抱怨你为什么不给他回信呢。”服部一边想着自己好友的面容一边跟他说话,“他还认为你活着呢,好像是那个时候伤到了头,又受了刺激造成的,我们现在也不敢把真相告诉他,怕他再受了刺激加重病情。”

“等你以后见到他,记得给他道歉啊。这么多封信,我估计你也不能回给他了。”

服部又对着墓碑絮叨了许久,才起身离开。

明明刚刚还是晴朗的天气,却不知为何在他离开后突然下起了雨。


评论(18)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