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园]不期而遇(3)【完结】

完结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结局是早就想好了的,今天终于写完了,美滋滋

感谢所有喜欢这篇的小伙伴!有缘再见www

txt地址:https://pan.baidu.com/s/1rat8M7q密码:ohzb


5.

“出了这扇门,就到甲板了。”快斗踩在爆炸产生的瓦砾上,对着园子伸出手,园子搭着他的手跨过那些不平整的障碍物,和他一起停在了门前。快斗看了一眼身侧的园子,两三下脱了自己的西装外套递过去:“外面可能风大,披着吧。”

“谢谢。”

园子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将外套接过来披在了身上,仿佛这一件并不厚实的外套就能让她感到格外安心。快斗见她披好衣服,这才轻轻地将门打开了一条缝。

带着咸味的微凉海风从门缝中涌了进来,让园子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快斗没有立刻打开门带她出去,而是先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观察了一番,几秒钟后就碰上了门。

“看来救援的人还没有到。”他看着园子说,同时掏出手机拨号,园子猜他是要打给新一,事实上她的猜测也是正确的。

“我们到了。”两人现在所在的就是之前和新一约定好的地点,“但是我没看到外面有救援的人,是还没有到吗?”

电话那头的新一说了些什么,园子没有听清,她只看到快斗认真地听着,听到他答应了对面什么事情后才挂断了电话。

她的心中有一瞬的恍惚。面前这个男人认真时候的样子就像阿真那样耀眼,竟然令她一时间移不开眼睛。

“铃木小姐?”快斗挂断电话就感到被谁注视着,随即就看到面前微微出神的园子。

园子听到他的声音眨了眨眼睛:“新一怎么说?”她暂时还不想让快斗知道自己刚刚想了些什么,当即就装作了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至于对面的人有没有察觉,她自己其实也不是很有自信。

快斗当然感觉到了园子似乎有什么心事,但他一向会选择体贴女士,就像某位经常被他吐槽的来自英国的绅士一般,绝不让女士难堪。他简单地转述了新一的话:“咱们绕了不短的路,现在距离他们甲板撤离的位置有些远,所以还需要再等一会儿救援人员才能过来。而且……似乎在船上还有那伙人的残党,工藤侦探让咱们先不要轻举妄动。”

园子点了点头,紧接着就是让人感到有些尴尬的沉默——他们此时要做的只有等待,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话需要告诉对方。园子听着门外渗进来的风声,不由得抓紧了身上外套的衣襟。

她回忆起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想起最开始出事的时候,她心中隐藏着的无人知晓的战栗,还有几年前那个一直困扰着她的噩梦。她一个人躲在洗手间里时,她甚至庆幸这一次不会有人为了保护她而死,因为她一直畏惧着噩梦重演,而她仍然无力去拯救那些想要保护她的人。

但是今天,她做到了。

园子清楚,自己是感谢黑羽快斗的。如果没有他,她可能已经落入了那些恶人的魔爪,即使从几年前那件事发生时,她就已经有了面对死亡的准备,可她仍然不希望那些关心自己的人因此而伤心难过。于是就在这个时候,名为黑羽快斗的神秘男人出现了,他不但带着自己脱离险境,还给了她无与伦比的勇气。

她两年不曾走出的彷徨,毫无预兆地、突然终结在了这一日。她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对方呢?尽管他只是一个初次见面的人。

园子不知道的是,在她犹豫不决的同时,对面沉默不语的青年也在想着同样的事。

这寂静没有持续太久,只有两人无言相对的空间里很快响起快斗故作轻松的声音:“看来名侦探他们要过来还有段时间,来聊点什么吧?”

她还没来得及理清自己的思绪去回答快斗,面前的男人就已经自顾自说了起来。

“刚才多谢了。”

园子忙摆摆手:“我要多谢你才是——”

她突然怔在原地。在她本能地看向发声之人时,她看到了面前之人的眼睛。自她与快斗相遇以来她就清楚,这个男人碧空般的眼睛饱含着无数令人心动的言语,现在她却莫名觉得,自己透过那双眼睛看到的,是一颗曾承受过不可言说的悲痛的心灵。

园子自己也说不清自己会有这般感觉的原因。她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倾听面前之人即将出口的话语——他看着她,那神情就仿佛得到了什么救赎一般,并且还想要对她诉说些什么。

“我曾经是一个非常大胆放肆的人。”快斗挑起嘴角,很快又放下。

那是他对自己的嘲笑。园子眼底沉了沉,她意识到快斗想要对她倾诉他自己的过往,下一刻她就感到非常意外——自己此时竟然是十分乐意去倾听的。

“我曾以为自己无所不能,自大而骄傲……仿佛没有任何东西能成为我路上的阻碍。”他顿了顿,“可是我错了。我一直认为我的青梅竹马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也一直自认是她的保护者,可是最终……”

“两年前用生命保护了我、让我免于死亡的人,却是那个平时总是冒冒失失、一直被我保护着的小姑娘。”

快斗平静地述说着那段噩梦般的往事。那时的他对自己过于自信,还做着无知无畏的莽撞少年的美梦,直到冷酷的现实让他头破血流,他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无力,但已经发生过的悲剧却再也不能挽回了。

他的青梅竹马、那位令人敬重的警部的女儿的生命,再也回不来了。

“在杀害青子的凶手伏法后,我浑浑噩噩地度过了好一段日子。我那时一直在想,为什么死的不是我呢?本应该由我承担的事情,为什么要由她来背负呢?”他苦笑着,同时也在嘲笑着自己,“我总会质疑自己做的事情是错误的。在那件事之后……我好像失去了过去的果决。”

自青子为保护快斗而死,快斗无时无刻不在质疑自己,以至于无论是自己曾经的梦想还是其他的什么事,做出决定之前都要迟疑许久,最后他的母亲实在看不下去,干脆就替他做了决定,联系了霍柏魔术团的团长朱蒂小姐之后把他打发过去。事实上,如果没有发生两年前的那件事,快斗早就该站到魔术师的舞台上,用他令人炫目的表演换来雷鸣般的掌声与喝彩。

“其实很难为情……就在要不要出来与你同行这件事上,我犹豫了好久才做出决定,因为我很担心因为我的一些不恰当行为会使你受到伤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笑了笑,这一次却是真正发自内心,“我总觉得,当年那种能够相信自己的感觉又回来了。”

他直直看向园子:“你和我的青梅竹马一样勇敢,可是我却当了这么多年的胆小鬼,糊里糊涂地荒废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也不能再止步不前了。”

她们都是这么的勇敢,他怎么能甘心只做一个胆小鬼呢?

虽然很遗憾直到今天被园子所救他才真正意识到这一点,但好在还不算晚。

“所以谢谢你。我也该前进了。”

园子说不吃惊是骗人的。这一路上,快斗做的所有事情她都看在眼里,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男人会说自己是“胆小鬼”。仅仅在片刻的讶异之后,她就明白了。

自己明明和他是一样的。

“我也要谢谢你。”

她抬头看向快斗,眼中仿佛点缀着璀璨星光。

“我从来没想过我能成为一个强大的人,尤其是在被阿真用生命保护了之后,我才意识到了自己是多么的弱小。”说起那件令人悲痛欲绝的往事,她眼中的光芒却没有一丝黯淡,反而愈发明亮,仿佛是初燃的希望的灯火,“我努力想让自己变得强大,我希望我也能保护我关心的人……但是那件事对我的影响实在太大了,那种无力感一直影响着我。”

“我没有那种能够保护别人的自信,直到今天。”

她笑了笑,眼角有泪光闪过。

“我也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了。原来我也可以做到。”

困扰她两年的对自身的不信任感终于在今日得以消解。她渴望变得强大,过去两年中却时刻活在对自己的不确信中——她永远在怀疑,自己真的有能力保护想要保护的人吗?自己真的有足够的力量去支撑她做到这些想做的事吗?她困惑着,满心忐忑,不敢相信自己,直至今日。

“我做到了。”

她抬手拭去不受控制的眼泪,脸上却流露出满足的笑意。

“谢谢你。”

两个终于真正从过去走出来的人,在短暂的伤怀后相视而笑。

“其实我很高兴能在这里与你相遇,不过不管怎么说我之前那种不成熟的想法太丢人了……”快斗有些不好意思地摸着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彼此彼此,突然就这样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是有点难为情,那就这么说定了?”

“一言为定。”

快斗眨眨眼睛。过去他就觉得园子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两年后的今天他再次肯定了自己的眼光,甚至可以说,如今的园子比过去还要耀眼。

这样的女孩子,值得更多赞美。

园子察觉到了快斗似乎带着某种情绪在看她。她突然想起之前自己一直很在意的问题:“对了,我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快斗点了点头,想要说些什么,还没开口耳畔就传来了“砰”的一声。两人下意识地向着声音来源转过头去,就看到刚刚打开大门的铃木先生矫健地朝着园子冲了过来,急切地询问她是否安好。快斗笑了笑,并不准备打扰两人温馨美好的时光,转过头时就迎上了工藤新一带着探究的目光。

“虽然警方已经控制了甲板,但还不能保证船上的危险都被排除了,我们先上救生艇吧。”新一已经积攒了许多问题,只是理智把这些问题拦在了嘴边,这无疑也是此时最适宜的选择。见女儿安然无事,铃木先生自然没有异议,他又简短地向快斗道了谢,四人便朝着救生艇移动。

一路上,铃木先生和园子走在后面,园子也没有再找到机会和快斗交谈,到了救生艇上,立即就有医护人员上前给园子做了检查,确认无碍后她才得以脱身,只是她找遍了整个救生艇,也没找到黑羽快斗。

刚刚和快斗进行了简短交流的新一叫住了园子:“他和霍柏魔术团的人一起下船了,不过他有留话给你。”

“他说什么了?”园子恨不得现在就找到黑羽快斗,然后让他把刚刚的话说完——所以他们到底什么时候见过?

“他说……”新一不禁暗暗感叹,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那家伙还是那么喜欢故作玄虚,“他说等他登台表演之后一定再联系你,希望你到时候能想起来你到底在哪里见过他。”

“诶——?”

听到这种答案园子顿时感到十分失望,不过这失望也仅仅持续了一秒。

“哼哼哼,虽然我现在还没想起来,不过没关系,这次我推理女王铃木园子,一定能把真相找出来!”

看到园子摩拳擦掌踌躇满志的样子,新一忍不住扶住了额头,掩藏在阴影中的唇角却微微扬起。

她还是这么有活力,真是太好了。

 

尾声

尽管嘴上说着一定能找出真相,冷静下来之后园子心里还是没底。她总觉得答案似乎呼之欲出,却就是怎么也抓不到最关键的那把钥匙。

她苦着脸想了好久,某天突然收到了署名黑羽快斗的邮件。

“诶?首战告捷,明天就要来拜访我?会、会不会有点太突然了……”

说是这么说,脸上开心的神情还是很明显的。铃木先生看了女儿一眼,善解人意地点了点头道:“太好了,明天他来时一定要好好感谢他才行。”女儿生日宴会那天发生的事园子已经都和他说了,他毫不费劲地从她的言行中感受到,她对这位名为黑羽快斗的男性极为在意,而这样的情况自两年前那件事发生就再也没有过了,因此他不由得也对此十分关注。

“确实应该好好谢谢他啦……”园子看到父亲一脸了然的表情,多少有点不好意思,转身回了自己房间,心里却已经开始期待起来。

明天的时候,他们两个会以怎样的方式见面呢?

她暗自雀跃着,很快就到了就寝时间。徘徊在清醒与睡梦之间的时候,她隐约感觉到有一抹月色映入了她的眼底,那月光仿佛一把钥匙,引领着园子来到了一扇门前,只是在记忆之门开启之前,园子就已经陷入了沉睡。

那天晚上园子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黑羽快斗像怪盗基德一样轻轻落在了她的窗前。他穿着白色的西装,同样洁白的披风在他身后随风拂动。他微笑着对她伸出手,仿佛是在邀请她参与一场动人心魄的冒险。

——他的身后,是漫天闪耀的星辰。

 

 

END.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