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园]不期而遇(2)

越忙越想摸鱼。论文没写完就想填坑。一大半是以前写好的,一小部分是今天新写的,如果文风差太多的话emmmm不要在意细节【。

3.

比起洗手间外快斗和园子很快就明确了自己的目的地,大厅这边的新一和白马可以说是忙得不可开交。联络好了警方和救援船只,铃木社长才回过神似的开始组织大厅里的人向甲板移动,而船上还有其他炸弹的事情,新一向他建议暂时隐瞒。

“距离下一次的爆炸还有时间,如果现在宣布恐怕会引起骚乱。”

铃木社长从善如流地接受了他的建议,并表达了对园子安危的担忧。谈及此事,新一安慰他道:“放心吧,园子现在和一个很可靠的人在一起,比她一个人安全得多。”

送走尽管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莫名安心了一些的铃木社长,新一转身就看到了站在旁边的白马:“我们也往外撤吧。”他的目光无意中扫到了白马身边的那位女性,心中还讶异这位女士竟然还没有走,就听白马开口:“我听到你刚刚和铃木社长说的话了,你说的那个可靠的人,恐怕是我那位朋友……”他顿了顿,没有明确地说出来,“刚才我核对人员名单时,没有看到他。”

新一点了点头:“看来我没猜错,他就是你的那位朋友。没错,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他。”说罢又看向白马:“白马,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是谁了?”

“有些事情不需要说出来。”白马在双唇中间竖起一根食指,示意新一不用把话说得太明白。

“也好,不过此间事了之后我有事情要问他。”新一允诺先不谈这件事,见大厅的人也陆陆续续转移得差不多了,便和白马以及那位女士也向甲板方向移动。他满心是有关那人的事,完全没有注意到身侧那位容貌过人的女士在行进间已经用塔罗牌进行了一轮占卜,自然也没有听到指间夹着纸牌的女性的低语。

“正位的恋人……吗。”

 

事实上,黑羽快斗并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有和这些故人见面的一天。有着高中同学身份的白马探和小泉红子暂且不提,能和工藤新一、铃木园子等人再一次接触是他万万没想到的,在团长朱蒂·霍柏告诉他要来铃木财团的宴会上演出时,他可是吃了一惊,当时看到他惊讶的样子,朱蒂小姐还很是惊叹了一番。

“原来你也是会吃惊的呀?”

快斗自高中毕业后就进入了霍柏魔术团。尽管他对各种魔术手法可以说是得心应手,却缺乏实际的舞台经验,也因此到现在也还是做助手的工作。积累了足够经验的他最近得到了团长的首肯,今天本来应该是他第一次以魔术师的身份登台演出,结果却遇到了这种事,演出肯定也就不了了之了。

首次登台亮相泡汤,他多少还是有点郁闷的,只是这种情绪与再次邂逅故人所产生的感慨相比,也就微不足道了。现在他的首要任务,是把这位铃木园子小姐安全地护送到目的地。

说起来他和这位小姐也算是有些缘分。当年他还在做怪盗的时候,铃木园子曾经是他的粉丝,还在一定程度上协助过他的工作,每一次因怪盗基德出场而尖叫的人群里恐怕也要算她一个。

不过她现在应该已经忘了自己才对。

快斗微微低下了头,刚刚为了安抚园子而释放的笑意从脸上渐渐消失。

毕竟……她也遭遇过那种事,怎么可能还有心思去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呢。

在伤感还没能漫延到他内心更深处之前,他察觉到了生人的气息,抬手示意园子停下。园子愣了一下,就见快斗又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不禁紧紧抿住了唇,踮着脚轻轻地走到了快斗身后,见快斗回过头来看她,忙使了个眼色询问情况,完全忘了他们才第一次见面快斗可能看不明白的可能性。

好在快斗不是普通人,一个眼神过来就能会意。他面朝园子伸出手臂,指尖指向他们来时的方向,同时双唇无声地开合——返回,绕路。园子眨了眨眼,把唇语和手势结合起来,大概弄明白了他的意思,也不迟疑,转身就走,这一次变成了快斗跟在她身后。一路上快斗什么也没说,园子估计是前面有什么危险人物在,她提着裙子走得小心翼翼,心里不由得庆幸之前路过黑羽的房间时听了黑羽的提议,换了一双平底的鞋子,这才能在此时悄然行进。

她忍不回头看了一眼黑羽,却发现这个男人的脚步一点不慢,他保持着适当的距离跟在自己后面,尽管脚下是一双适用于舞台表演的皮鞋,走起路来却没有一点声响,园子甚至怀疑黑羽以前专门练习过无声行走。在她眼中,黑羽就像一个漫步闲庭的客人,眼中没有一点慌乱,仿佛整个场面都掌握在他手中似的。但她又注意到,黑羽并不是真的全身放松,以极小幅度支起的耳朵说明他仍在警戒中。

于是下一刻,感觉到有一股视线在自己身上的快斗下意识朝视线的来源望过去,和园子的目光对了个正着。快斗没觉得有什么,园子却被他看得脸上一红,随即转过脸去,暗自祈祷黑羽没有注意到自己。

快斗当然不可能什么都没注意到,但体贴女士是他一贯的优良作风——显然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进入了怪盗绅士模式。他开口叫住园子,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注意到一样,告诉了她自己刚刚的发现。

“那边有生人的气息,我稍微听了一耳朵,很大可能是黑衣组织的余党。”因为距离的原因快斗没有听太清,但细碎的词汇在他脑海中拼组成形之后,他就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到这里应该差不多了,希望他们晚点才往这边来……只不过后面的路恐怕我们也得尽量放轻脚步才行。”

“那我们从哪条路绕过去?”游轮的构造图园子还有印象,如果这一条最快的路线不能走的话,恐怕就需要费一点时间了。

“我们换一个通向甲板的出口。”快斗当机立断地给出了答案。固执地盯着这边的出口不仅浪费时间,还有极大的可能遇到黑衣组织的余党,就算对方人不多,自己这边也没有足够的优势与之抗衡,倒不如直接换另一个通往甲板的出口,再从甲板上找名侦探会合。

两人借助手机上的图迅速确定了新的目的地。完成这项工作后,快斗还是多提醒了一句:“因为无法确定那一边会不会有组织的人,我们还是需要小心一点。”言谈间快斗无意间流露出的笑容差一点晃了园子的眼,他自己却毫无所觉,说完便转过身去探路,只给园子留下一个背影,园子却莫名觉得刚才那个笑容,自己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尽管她心中感到疑惑,脚下却没有受到影响,轻轻地跟上走在前面的黑羽,同时也没有忘记思索。这个人的笑容,自己一定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而他也同样对自己很熟悉。

那么既然如此,自己为什么不记得他是谁呢?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特殊的缘由?

 

4.

然而天不遂人愿,快斗和园子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船体上又发生了第三次爆炸,船身晃动的程度已经超过了前两次,园子差点没站稳,幸好快斗及时扶了她一把。更不幸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震动停止没多久,他们就发现前方的路上有人。

脚步声渐渐从转角处接近,两人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返回前面可以躲避的走廊。园子下意识看向快斗,却见他一脸什么也没发生似的表情,看起来极其随意地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发卡似的东西,两步走到右手边锁着的房门外,几乎是悄无声息地就把手里的道具插了进去,快速地摆弄了几下,门锁就“啪嗒”一声被打开了。园子来不及震惊,快斗一下就把她扯进了房间并立刻反锁了房门。

说一点不慌是骗人的,几乎是下一秒门外就传来刚刚听到的脚步声,随即又传来男人恼怒的粗话。园子刚刚已经紧张到极点,心脏砰砰跳个不停,被快斗一把拉进房间时还吓了一跳,没等多久房间外的声音消失了,园子才觉得心情平复了一些,正想开口,快斗却示意她先不要动。

园子咽了口唾沫。尽管不知道原因,她还是没敢发出声音。快斗一脸凝重,果不其然几秒种后外面又传来有人走动的声音,园子这才意识到刚刚外面那人只是假装离开,而实际上还守在外面。

「情况有些不妙。」

男人突然将他的手机屏幕放到园子眼前,上面是他敲出来的字。确认园子看到了,他又打了一行字。

「他们有枪。不能硬碰。随机应变。」

园子用她睁大的眼睛表达了自己的震惊。快斗见状无奈地又继续打字和园子交流。

「门口应该只有一个人,一会儿我来开门吸引他的注意,你趁机往咱们要去的方向跑,很快就能到甲板……」

快斗还没打完,园子就见他神色一变,紧接着她就听到了门外又传来了别人的脚步声。

恐怕是有同伙过来了。

园子紧紧抿着唇,估计刚刚黑羽提出的计策怕是不能用了,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出去才好。刚刚黑羽开门时门锁发出的声音并不小,恐怕已经被门外那人察觉,所以那人才知道他们一定是藏在了某个房间里,只是不知道具体是哪个房间,于是装作离开想要引他们出来,但没有成功,现在又来了个同伙……

怎么办?应该怎么办?

快斗眼看着园子的脸色变得不太好,想要拍拍她的肩膀给予安慰却最终没有这么做。在最开始接触到这伙人的时候,他就听到了枪械的声音,只是为了避免引起恐慌没有对园子讲,现在这件事也瞒不住了。如果外面只有一个人还好,自己能短暂地吸引他的注意力让园子先走,毕竟他也不是对方的目标。听声音快斗判断出门外有两个人,但他也没有自信能够在有两个人的情况下顺利掩护园子逃脱。让她躲在房间里是不行的,对面两个人不可能蠢到都被他引走,所以还是要想办法让园子逃出去。

想到这里他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要是当年的那些道具自己还带着就好了,现在他只有一把为了以防万一带在身上的魔术枪和一堆乱七八糟的魔术表演道具,能够让人失去行动能力的催眠瓦斯等怪盗用品一件都没有。

门外的两个人还在交谈,快斗隐约能听到他们提到了要破门、叫其他人过来什么的,只觉大事不好,迅速环视了房间一周也没发现其他的出口。刚才他们路过的走廊两边一共有6个房间,因为今天没有用到所以都锁着,现在他们所在的是一个杂物间一样的地方,只不过堆放的杂物并不多,留出了相当大的空间给他们。他无声地移动到房间一角,毫不费力地找到了能够绑人的绳子,那么接下来只要能想办法把他们绑住就行了。

那么应该怎么做呢……快斗把绳子攥在手里,正准备再在这一堆杂物中找找能用得上的东西,视线经过园子时就发现园子也在看他,并在看到他手里的绳子时顿了顿,好像是明白了他的意图,随即从她那个不离手的手包里掏出一个喷雾瓶举在身前给快斗看。

催泪瓦斯。

快斗顿时哭笑不得,尽管想不明白这位大小姐为什么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她确实是为他解决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他用口型比出一句“多谢”,欣然接过了园子递来的催泪瓦斯,一个计划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他的手指灵活地在手机屏幕上跃动,打完字的瞬间感觉自己松了口气,并把写有脱身计划的手机递给了园子。

「我会把人先引到屋子里,你躲在暗处,等我叫你时再出来。」

园子没有立即点头,反而露出担忧的神情。

「我们没有时间,这是唯一的方法。」快斗对她摇摇头。他知道园子想对他说什么,但他也清楚他们不能再拖下去。敌人已经察觉到这里的房间可疑,再等下去只会等来敌人的援军,必须当机立断。

园子看快斗认真的神色,终于点了点头,然后躲到了房间的角落。两人进来时房里只亮着一盏应急照明灯,房间内可以说是昏暗的,园子藏身的角落正是房间里最隐蔽的地方。见园子藏好,快斗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轻轻地打开了门锁,然后重重的跺了一下脚——这样就能够麻痹敌人他们是一不小心“被发现的”——就立即闪到了门后,然后迅速地从怀中掏出魔术枪,随时准备射击。他全神贯注地等待即将到来的敌人,没有注意到园子眼中一闪而逝的惊异。

下个瞬间,门被突然踹开,一个举着枪的男人冲了进来,而又几乎是同时,男人还没来得及扫视这个不大的房间,一张纸牌就不知从哪里飞来击落了男人手中的枪,下一秒快斗就突然从门后现身,近距离对着男人的脸喷出了催泪瓦斯。

一切都很顺利。男人失去了武器,又被突然袭击,顿时乱了阵脚。快斗猛地一推,把男人和跟在他身后的另一个敌人推到在地,幸运的是站在后面的第二人因为磕到了头部已经昏了过去,而第一人还没来得及捡起同伴的枪就再一次被疾速掠过的纸牌所震慑。

快斗守着房间门口,举着魔术枪和男人对峙着。如果男人还想去拾起同伴掉落的枪,那么就必然被他的纸牌伤到手,多少也能增加他瞄准的难度,这样的话他和园子还是有希望逃出去——

他的思绪突然中断了。对面的男人从怀中又掏出一把手枪,马上就要扣下扳机。

大意了!他刚刚没有考虑到敌人有备用武器的可能性,刚刚还因为思考接下来的对策而放松了警惕。快斗在懊悔的同时就接受了自己会被击中负伤的现实。他还没来得及开始思考自己负伤之后的应对方法,一声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枪响扭转了整个局面。

对面的男人倒了下去。快斗震惊地朝枪声来源看去,正看到不知何时从藏身处出来,站在了房间门口的园子。

只是此时的园子和他印象中的那个人有些不同。她大口喘着气,双手紧握着的手枪枪口还冒着烟,全身都在颤抖,倚着门框才勉强站稳,却还要努力地显出自己并没有很害怕的样子来。她看起来狼狈不堪,快斗却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坚定的意志。

就好像两年前那个有着同样坚定的目光,勇敢地挡在了他身前的少女。

快斗摇摇头驱散了脑海中的思绪,把目光放到眼前来。显然此时更让人担忧的人是园子,但快斗还是先检查了倒下的男人的状况,发现他只是失血过多晕了过去,就立刻用绳子把两个人都捆了起来,捡走了两把武器,然后才跑到园子的面前将她扶起。在两人接触到的瞬间,快斗感到之前那个紧张得不行的人似乎放松了一些。

“多谢啦。”如果没有园子那一枪,自己现在恐怕就不能好好地站在这里了。

园子的反应却出乎快斗的意料。在短暂的恐慌之后,她借着快斗的力站直了身子,然后带着几分欣喜和几分满足,看着快斗说道:“你看,我能保护你了。”

快斗不可能忽视园子眼中的泪光,他甚至觉得园子不是在和自己说话,但形势不允许他多想。他简单和园子交代了接下来的打算,刚刚显得过于激动的园子也沉静下来,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这一次惊险之后,两人很快安全到达了目的地。途中快斗联系了新一,得到了救援即将到来的消息。接下来两人要做的,就只是等待。

TBC.

评论(1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