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拉郎】[蜘蛛侠x怪盗基德]义警与怪盗的三次相遇

昨天二刷小蜘蛛觉得小蜘蛛和快斗俩人都是那种坏人也不杀的人然后成天在天上飞来飞去就很emmmm

打鸡血搞了一发,虽然比起他俩被子里搞基更关注他俩互动聊天说相声【不是

标题顺序无关攻受。ooc预警。

看到这里还能接着吃这口毒安利的请自由的……

(tag我就按照基友说的xjb打了!别打我【【【)


义警与怪盗的三次相遇

1.

第一次相遇是在某个无名的夜晚。

因追踪神秘组织而来到纽约的黑羽快斗在外出侦查敌情时认识到了纽约远超他预料的神奇,毕竟与还可以算得上是正常人的几个名侦探相比,频繁出没纽约的超级英雄的力量已经超越了正常人类的范畴。

……比如眼前这个像人猿泰山一样抓着蛛丝从他眼前荡过一脚踹翻了歹徒同时嘴里还自言自语说个不停的红色紧身衣怪人。

快斗努力地在脑海中搜寻着信息。这个人叫什么来着……

 “躲开!”

一声急促的呼喊打断了快斗的思绪,几乎是同一时间他就看到凶徒用了什么不知名武器将一辆车掀翻——而不幸的是他自己刚巧正在那辆车运动的轨道上。反应已经快过思考,就在他努力地调动全身运动细胞想要躲过这一天降横祸时,他的身体突然腾空而起,随后身后就传来巨大的撞击声,还没来得及感受刚刚紧贴着他背部的胸膛的温度,他的双脚就再一次踩在了地面上,而刚刚在千钧一发之时抱着他跑路的正是那位不知名的红色紧身衣。

“哇刚才真是太惊险了你说是不是?”怪人语速极快地吐出了一连串英文,也不知是真的想和快斗聊上一句还是在自言自语,但快斗耗费了几秒钟反应过来后认为显然是后者,因为他没等快斗回答就又一次抓着蛛丝荡走,继续投身到与凶徒的战斗中去。

虽然快斗有信心自己能够规避刚才的危险,他还是小声对着已经听不见的那人说了声谢谢,同时他也想起来这个人的身份了。

他是蜘蛛侠。

快斗环视着四周因剧烈战斗而烟尘滚滚的街道,看到人们惊慌失措地逃向远方,只有站在原地的他自己是个异类。

不对,那个正和拿着不知名武器的歹徒战斗的人不也是一样吗?

快斗冷静地分析着局势。歹徒虽然杀伤力强,但也只是依靠强大的武器,本质上还是一个普通人,而传闻中具有超凡能力的蜘蛛侠却没有一点杀意,快斗用自己的眼睛确认了这一点——蜘蛛侠所有的招式都毫无取人性命的意思,这也正是他和歹徒缠斗了如此之久的原因。

所以自己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吗?

快斗思索片刻,拿定主意的同时,闪光弹出现在了他的袖口。接下来发生的事毫无悬念,没有防备的战斗中的两人同时中招,快斗利用这个机会迅速地掏出魔术枪打掉了歹徒手中的武器,而比歹徒更早恢复视力的蜘蛛侠立即运用了自己的优势用蛛丝把歹徒粘在了墙上,然后转过头来看了看快斗。

“干得漂亮!”

留下一句干脆利落的赞扬,他又同样干脆利落地荡离了现场,相信很快他就会出现在一个新的犯罪现场去帮助他人。快斗回想起那张只能看见诡异眼睛的脸,却十分肯定,刚刚那个人在看着自己的时候,一定是在笑。

 

2.

第二次相遇是在一个警笛声不断的夜晚。

借助着遮蔽物隐身于一条小巷的怪盗见警车全数远去,终于松了口气,却不想一转头就看见一张戴着红色面罩的脸,扑克脸瞬间破功,怪盗甚至没忍住“哇”地一声后退了一步。

“说实话,我从来不觉得自己会吓到人。”倒吊在他身后的蜘蛛侠小声嘟囔着,一个空翻落地,极其自然地向他打起了招呼,“嗨,又见面了不是吗?”

快斗讶异于蜘蛛侠竟然对自己还有印象。

“所以……我们见过?”快斗还抱有侥幸心理,忍不住出言试探。

“哦别在我面前表演了,我相信没有人能在看了你用过那把奇妙的……嗯,小手枪?对,没有人能在看过你那把小手枪之后就把它忘了的。”

看来是魔术枪暴露了自己,果然自己还是还是不够谨慎。快斗暗自叹了口气,面上却显得毫无动摇:“对,没错,很不幸我们又见面了……所以你要逮捕我吗,蜘蛛侠先生?”

“逮捕你?不不不不,没有,我可没这么说。”蜘蛛侠快速地摆了几下手,“你看,虽然你犯下了某种错误,不过你其实已经把东西还回去了不是吗?”

“你看见了啊。”快斗确实在逃离现场之前就已经确认了宝石不是潘多拉,于是暗中把它还了回去,宝石被发现只是时间问题,倒没想到自己做的事都被那位蜘蛛侠先生看到了。

“嗯,因为对你挺感兴趣的所以一直没插手,就欣赏了一下你的英姿。说真的如果你把宝石据为己有咱们现在就已经是敌人了,很高兴你没有这么做。”

“那我可真是幸运。”快斗心里松了口气,却仍然不明白蜘蛛侠此时出现在这里的意图,“那么你现在跑过来只是想来和我搭话吗?还是有什么事情要问我?”

“说起来你也许不信,但我其实就是对你有点兴趣。你看,你也没有什么变异的能力,却能做到这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事,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吗?”蜘蛛侠回忆起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些令人讶异的景象。

“是魔术。”快斗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再具体的就是商业机密了。”

“哦魔术?魔术可真是神奇的东西。”蜘蛛侠小声嘟囔着,随后又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诡异的白色眼睛变细了一些。他对着快斗说:“虽然今天我不对你动手,但是只要你真的把什么东西偷走了,再下次见面时我可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那我可真是心怀感激了,先生。”

然后两人陷入了沉默,短暂的大眼瞪小眼之后,蜘蛛侠开口了:“你怎么还不走?”

快斗挑眉:“我为什么要走,难道你认为我要穿着这身衣服大摇大摆地出去吗?”快斗能做到瞬间换装,但此时并非那般紧急的事态,他认为自己应该更加谨慎地进行这项工作以便确认自己是否还有所遗漏,而显然他并不想当着别人的面来做这件事。

“说得就好像我能穿着这身衣服回家似的。”蜘蛛侠看起来也很没有办法,毕竟放学之后他就是把他的背包扔在了这条小巷里。

“那我们各干各的?”

“成交。”

于是两人在下一秒就默契地同时转过身去背对着对方,开始换装,视线再次相对的时候都忍不住“哇哦”了一声,不同的是快斗是在心里,而彼得·帕克是在嘴上。

“还是觉得不太有实感。没想到你穿上那身衣服和不穿时差别那么大,我是说行动上。”彼得·帕克显然还对之前怪盗基德那种颇有气场的行事作风记忆犹新。

“一定程度的伪装可是必要的,难道你不是吗?”快斗当然想不到蜘蛛侠居然和他差不多年纪,“你就这么放心让我看到真面目?”

“事实上你并不知道我是谁,而这样也显得比较公平。”彼得·帕克拾起他的背包,最后看了快斗一眼,“我相信一个会对蜘蛛侠伸出援手的人不会是一个坏人,对吗?”反正怪盗基德也不认识彼得·帕克。

或许吧。

快斗走向了与蜘蛛侠相反的方向。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或许有一天自己还会再一次见到这个人。如果到时候自己已经做完了自己想要做的事,就告诉他自己的名字吧。

 

3.

两人还会有第三次相遇他们谁都没想到。

“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到你,所以你之前做的那些事都是为了追查这个组织吗?”见到人后稍微思考了一下,蜘蛛侠就得出了一个十分靠谱的答案。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遇见你。”快斗咬牙切齿地回答,同时反应极快地躲开了射向他的子弹,下一秒就被蜘蛛侠拦腰抱起,两人一起荡到了安全点。

“那么。”放下快斗后,蜘蛛侠不假思索地对着怪盗基德伸出了手,“要不要来一次完美的合作呢?”

“乐意之至。”

 

当大量的警车呼啸着驶入组织基地,怪盗基德和蜘蛛侠极为默契地同时远离了现场,将接下来的事交给了警方。

“真是一次愉快的合作,不过我想应该没有下次了,你要回国了对吧?”

“我甚至怀疑你是个侦探,蜘蛛侠先生。”快斗挑眉看他,“看来你什么都猜出来了?”

“我可是每天都在认真学习的。”说完这句话蜘蛛侠又毫无底气地补充了一句,“……大概。”

“好吧我信了。”快斗毫无诚意地说。

“你什么时候走?我相信明天新闻上会都是‘蜘蛛侠和怪盗基德小朋友联手’一类的标题,真希望你不会错过。”两人走到一处僻静无人之地,蜘蛛侠扯下了他的面罩,准备变回那个普通的中学生。

“我可不是什么‘小朋友’。”快斗挑眉看着这个看起来比他还要年轻的少年,“你猜咱们俩谁更小?”

“这可真是个令人纠结的话题。”

“闲话不多说。”快斗看着面前的少年,突然笑起来,“假期没结束,我恐怕还要在纽约待一段日子,那么就请多指教了。”

他对着刚刚一起并肩作战的伙伴伸出手:“我叫黑羽快斗。”

“彼得·帕克。”另一只手毫无悬念地握住了他的,“很高兴认识你。”


END.



评论(24)

热度(42)